Loading… 全国13省养老金跑步入市 可增加投资金额约为1500亿元_TOM商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全国13省养老金跑步入市 可增加投资金额约为1500亿元
2018-01-04 19:12 新融街   

1月4日讯,养老金的增长速度,也会从之前10%到20%区间,未来5年下降到10%以下。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秘书长房连泉说“我们国家过去10年基本养老保险增速是10%以上,未来5年会是5%以下的增速。”究其原因,正规部门基本实现了基本养老保险的全覆盖,但随着灵活就业等新形态的产生,参保速度有所放低。

 

当天发布的报告也指出,2018年全国超过两个缴费者来赡养一个退休者,而到2022年则不到两个缴费者需要赡养一个退休者。如果按照“小口径”(不包括财政补助)测算,全国当期结余将出现严重的“收不抵支”,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这一“缺口”将不断扩大。到2022年,全国基金的可支付月数将下降至13.3。各省制度运行有进一步分化的趋势,一些省的基金平衡状况趋于恶化,财务平衡已经严重破坏。基金累计结余结构性矛盾愈加突出,东北、西北部分省份结余耗尽风险加大。

事实上,针对日益增大的养老金收支压力,近年来养老金改革步伐不断加快,特别是2017年以来,划拨国有资本充实社保资金、养老金投资运营等相关政策不断出台,促进了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

汤晓莉表示,2017年共有九个省份的4300亿元基本养老金委托给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进行投资运营,作为地方养老金进行委托投资运营的首个年度,收益率超过5%不成问题。

1月3日,社会保险基金监管局副局长汤晓莉表示,到目前为止,已有九省和社保基金理事会签订养老保险基金委托投资合同,委托投资金额为4300亿元。此外,西藏、甘肃、浙江、江苏也打算委托投资运营,可以增加投资金额约为1500亿元。

汤晓莉是在《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8-2022》暨社保基金投资管理研讨会上透露这一情况的。

汤晓莉表示,近年来随着经济转型和人口老龄化加速,我国的养老保险基金收入增速放缓,支出增速加快,收支的压力越来越大。

当天发布的报告也指出,2018年全国超过两个缴费者来赡养一个退休者,而到2022年则不到两个缴费者需要赡养一个退休者。如果按照“小口径”(不包括财政补助)测算,全国当期结余将出现严重的“收不抵支”,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这一“缺口”将不断扩大。到2022年,全国基金的可支付月数将下降至13.3。各省制度运行有进一步分化的趋势,一些省的基金平衡状况趋于恶化,财务平衡已经严重破坏。基金累计结余结构性矛盾愈加突出,东北、西北部分省份结余耗尽风险加大。

人社部:养老金投资或新增4省 资金约1500亿

昨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8~2022》。报告认为,近年来,在人口老龄化加速、经济新常态发展以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降成本等多种因素合力作用下,养老保险基金会出现收入增速放缓、支出增速加快、部分地区基金面临耗尽风险等问题。

报告预测,2018年全国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每5个人就有1个人不缴费,而到2022年则几乎变成每4个人就有1个人不缴费;2018年全国超过2个缴费者来赡养1个退休者,到2022年则不到2个缴费者需要赡养1个退休者。基本养老保险如果按照“小口径”(不包括财政补助)测算,全国当期结余将出现严重的“收不抵支”,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缺口”呈现不断扩大之势。

“我们国家过去10年基本养老保险增速是10%以上,未来5年会是5%以下的增速。”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秘书长房连泉说,究其原因,正规部门基本实现了基本养老保险的全覆盖,但随着灵活就业等新形态的产生,参保速度有所放低。

精算报告预测的另一个指标是可支付月数。报告认为2018年全国基金的可支付月数为15.9,到2020年则下降为14.7,而2022年进一步降低至13.3,下降趋势和幅度都非常明显。

“养老金的增长速度,也会从之前10%到20%区间,未来5年下降到10%以下。”房连泉解读报告时表示,这其中有扩面速度下降的原因,也有未来工资增长率下降的原因。

充实养老金的治本之策

“确保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发展,无外乎开源、节流。”汤晓莉表示。

对于“开源”的手段,除了目前已经启动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运营投资外,汤晓莉还提到了近期确定加入投资行列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

汤晓莉透露,目前人社部正与财政部共同制定文件确定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基金委托给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资运营,如该基金目前每年缴费基数不变,年化投资收益率如果从3%提升到5%,相当于增加了3.2个百分点的缴费比率。

而对于充实养老金的根本途径之一,即本质上的全国统筹,业内人士表示,相关部门有“伤筋动骨”或“以稳为主”两条改革路径。上述权威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业界对于基本养老保险统筹制度改革的思路中,一种是一步到位地实现统收统支的全国统筹,第二种是渐进地先建调剂基金再走向真正意义上的全国统筹,比如现在让部分缴费低、基金结余多的地区每年上缴一定比例,再调剂给缴费高、基金结余有限甚至收不抵支的地区,最终过渡到全国统一。齐传钧坦言,后者确实是相对现实、易操作的途径,而人社部的表态也印证了我国将采取“从易到难”这个改革方向。不过,也有专家提醒称,参考部分省份建立资金池的做法形成现阶段所谓的“全国统筹”很可能会出现新的不公平,新政推行效果也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相关国家部门是否强势、执行力是否到位。

万亿级投资“画饼”难充饥

实际上,就在去年人们还沉浸在养老金终于能入市的兴奋中时,人社部公布的首批仅数千亿元规模的委托资金着实给市场浇了一盆冷水。

“截至目前,我国已有9个省份与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签订了养老保险基金的委托投资合同,委托金额4300亿元,此外,目前西藏、甘肃、浙江、江苏也打算委托投资运营,增加的投资金额约为1500亿元。”汤晓莉直言,这一金额和我国4万亿元的养老保险基金总结余相比还是较少的。

根据汤晓莉的描述,未来我国养老金投资运营规模将达到万亿元级别。“然而,以首年养老金委托投资归集情况、各地结余情况以及养老金全国统筹改革进展来看,这一目标可能短期内难以实现,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上述专家直言。

根据《报告》测算,今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可支付月数为15.9个,到2020年将下降至14.7个,而2022年将进一步减少到13.3个。各省制度运行情况差异较大,预计今年基金可支付月数在基准线与警戒线之间(3-9个月)的和在警戒线之下(不足3个月)的省份均有6个。业内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不少地方连养老金“自给自足”都不一定能实现,更别提拿出资金委托投资了。

【焦点关注】

养老金投资制度完善快马加鞭 顶层制度设计待出台

对于养老金面临的困境,钟蓉萨表示,养老金事关国计民生,养老金安全应从国家战略的高度统筹考虑。所以要重视精算的作用,测算好一二三支柱之间应该如何平衡发展,而不仅限于考虑第三支柱要怎么发展,要顾及到国家的负担。未来可以成立国家层级的精算机构,同时要考虑到各省、各地人口结构和老龄化的程度。比如东北地区总人口是流出的,而很多年轻人都涌入深圳,因此深圳储蓄率和整体的基本养老金结余在全国较好。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做好精算,做合理的顶层制度安排,期待各方面学者能在顶层设计方面提供更多支持。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保险系主任郑伟建议,应将养老保险改革嵌入国家人口老龄化战略。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性问题,不是一个单独的“养老保险”问题,而与人口、经济、社会、文化等各方面紧密相连。同时,应综合施策解决基金缺口问题,靠财政投入肯定是需要的,但测算发现,如果不考虑其他任何来源,只考虑财政投入,需要每年财政收入的大约20%来填补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必须综合施策。此外,要主动推进内部改革,包括实现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规范养老保险的缴费政策,涉及到实际缴费比例、延迟实际退休年龄、提高基金投资收益率等问题。

郑伟表示,要积极寻求外部筹资,包括政府财政补贴、划转国有资本、使用全国社保基金。同时,应高度重视改革的时间窗口,解决养老金的缺口问题宜早不宜迟,假定所有假设都不变,将2016年作为一个起点,与将2021年作为一个起点,基金缺口呈现肯定不一样。改革开始的时间越晚,资金缺口越大,带来改革压力会越大,所以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转瞬即逝的时间窗口也是需要特别考虑的问题。

“养老金的收缴和支付是其长期发展的关键。”劳动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养老保险研究室主任李红岚表示,第一,要坚持养老保险精算平衡的原则,前提条件是财政应做到应收尽收。第二,要学习国外先进的做法,建立筹资自动调节机制,建立基础养老金的调整机制,完善个人养老金的激发办法。第三,建议实现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化解地域基金收支不平衡的矛盾。第四,建议通过政策的引导,鼓励参保人员延长缴费。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中心秘书长房连泉建议,一是规范当前待遇领取资格条件并加以完善;二是提升统筹层次,完善社保基金储备制度;三是提升缴费与待遇的关联性;四是改革完善个人账户制度;五是进行一揽子系统设计。

 

责任编辑: 江昕 TQ001
责任编辑: 江昕 TQ001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