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海南航空被代售机构停售?全是因为海航债务惹的祸_TOM商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海南航空被代售机构停售?全是因为海航债务惹的祸
2018-02-13 14:56 新融街   

导读:此前网上又文显示已经有代售机构停止销售海南航空及其旗下各航空公司的国内、国际客票,这引发了一片哗然。然而登录相关官方网页可发现并没有和文中所说那样停售。不过该传言背后正是海航债务的蔓延。

新融街2月2日讯 代理销售机构北京保盛航空服务有限公司不卖海南航空机票了?

1日31日,一个名为“航旅联盟”的微信个人公众号发布了一篇名为《保盛:停止销售海南航空机票的业务通知》的文章。文中写到,因某些原因,保盛业务调整,现保盛停止销售海南航空及其旗下各航空公司的国内、国际客票。

该文章发出后引发业内哗然。在该文章的留言区,有人爆料保盛停售海航机票是因为海航不给返点,而海航旗下的航空公司已经拖欠飞机租赁费两个月。还有人称,最近海航给员工发工资都有些困难。

据天眼查显示,北京保盛航空服务有限公司创立于1994年,是中国大陆从事国际、国内航空客运服务的代理销售公司,也是国际航空运输协会中国地区首批会员。经营范围包括兼业代理航空意外保险、航空机票销售代理。

登录保盛售卖机票的网站发现,2月1日仍然可以查询到海南航空的机票,点击页面后也能看到海南航空的预售机票。

而在保盛官网中,也并没有发现停售海南航空机票的通知或文章。

业内人士表示,机票前返和后返是给机票代理商的,前返是指国家规定的给代理人3个点,后返是根据代理人的票量而给的相应奖励,简称 3+X,国内一般后返在3%到8%之间。

债务危机蔓延至海南航空?

海南航空作为中国第四大航空公司,仅次于国航、东航、南航等三巨头,是海航系最核心的业务之一。数据显示,截至 2017 年 12 月底,海航合计运营 410 架飞机。

虽然海航集团的债务危机是否已蔓延到海南航空、影响到拖欠机票代理商费用尚无定论,但航空公司“老拖”的形象早已有之,最为明显的是拖欠机场费用,而海南航空又是其中最为严重的航空公司。而种种迹象显示,随着最近海航集团债务危机爆发,这种拖欠情况更为加重。据路透社1月16日报道,数位银行和租赁业消息人士表示,海航集团关联的几家航空公司已经逾期未付飞机租赁款,部分款项已经逾期两个多月。

据海航集团提供的数据,目前其总体债务规模为2500亿元左右。但标准普尔全球市场情报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底,海航集团的长期债务达到3828亿元,净债务达到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的6.5倍。这意味着,该集团每年必须付出200多亿的利息。

此外,据上市公司法定信息披露材料显示,截至12月底,海航集团旗下13家国内和香港上市公司总负债超过5800亿元。

1月18日,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对路透社承认公司出现流动性难题,但他认为,海航能够解决现金短缺问题,今年将继续获得银行及其它金融机构的支持。

1月24日,网络上流传出一份来自于某银行内部的通知显示,该行已紧急召开海航系相关业务风险专题讨论会,讨论海航系相关业务的风险控制措施。

另据经济观察报消息,从北京某银行业人士处了解到,该行对涉及海航的所有业务都是禁入的,这意味着对海航已经不再放贷。不仅于此,北京某上市券商人士亦透露,海航系旗下所有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项目一概不做。

银行停贷和股权质押项目被拒传闻愈演愈烈,也造成了海航系多次股债双杀的惨烈局面。

虽然海航集团曾多次否认关于银行对其停贷的说法,还表示自身财务状况良好,与境内外各大金融机构合作一切正常且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但仍有部分业内人士表示,海航资金短缺的情况,可能要比其所承认的要严重。

为了解决债务问题,海航集团正在想办法筹资。明天财讯曾报道,海航不但使用信托、P2P平台融资,甚至不惜通过高于市场利率的方式向员工筹资资金,曾在内部销售年化8%以上的产品。

变卖资产也成为海航集团解决债务问题的途径之一。据财新网报道,近期海航正在市场上与各路机构讨论部分国内物业和资产出售的可能性。海航集团CEO谭向东也曾表示,海航已经开始调整自己的并购策略,同时正在陆续售出部分资产,包括纽约、悉尼等地的部分房产,并清理了100多家小企业。

【延伸阅读】

中国海航再次陷入漩涡 抛售旗下资产

中国海航集团(HNA)全球资产总计高达1,460亿美元,包括机场、货运公司、航运集团以及德意志银行和希尔顿连锁酒店的股份。三年来,中国海航(HNA)耗资400亿美元扩张它的全球资产。

去年2月,它高调购买了德国最大的银行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9.9%的股份。由海航及其附属公司发行的200亿美元债券将于2018年和2019年到期。其中,海航(香港)子公司发行的三个美元债券的收益率本月涨幅超过18%。

最近几个月来,由于公司财务状况不佳,外界对其最终所有权问题产生质疑。集团复杂的组织结构造成公司资金链紧张,它拥有16家上市公司和多个壳公司。其中,多家公司除了向银行举债外,还涉足高息P2P贷款,这使得集团债台高筑。

但海航表示,海航在中国未使用的信用额度有3000亿元人民币,总信贷额度8000亿元。

上周五,海航为了提高自身现金储备,以2.85亿澳元(1.66亿美元)的价格,把其在澳大利亚的办公楼出售给了美国投资机构黑石(Blackstone)。

出售资产

2017年第四季度,海航的各个子公司开始拖欠贷款和延期付款。集团高管们认为,由于国内银行贷款集团到期,造成流动性紧张是暂时的。12月份数据显示,旅游和航空业务的现金流依旧“健康。

银行方面,对海航财务的审查并没有放松。投资者也在等待海航集团如何从泥潭中自救。通常情况下,负债的公司可以通过出售资产来筹集现金。然而, 通过对海航一系列收购案的跟踪调查,《金融时报》认为,要解决债务问题可能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问题在于海航的债务水平之高,快要资不抵债了。许多债务已经杠杆化,上市公司的股票也作为抵押物抵押给了银行。 其在香港的上市公司今年到期的美元债券价值高达8亿美元,到2019年将达到53亿美元。

该集团旗下16家上市子公司中7家公司股票已经停牌交易。理由是有一家子公司即将进入资产重组,此项重组涉及范围广,规模大,需要多方洽谈协商。据悉,集团已经将子公司的大部分股份作为抵押物给了银行。

公司的一些其他资产,包括中国的机场,这些都属于国家基础设施,不能轻易剥离。至于一些国际性资产,已被目标公司以股份的形式收购。 行业分析师认为,就出售资产这个行为而言,本身没有什么问题,这是人们几十年来一直在玩的游戏。 但如果公司一旦解体,情况就变得非常复杂。

海航集团运营总裁高建针对近期一系列海外资产出售行为解释称,海航集团并未频频出售资产,即便有出售部分资产计划,也是取决于海航业务的发展节奏和需要。资产出售,取决资产是否符合未来的发展战略。海航是理性而自律的“战略性财务投资者”,会买会卖才是生意。

上周,海航的瑞士国际空港服务有限公司(Swissport)表示,它计划今年通过IPO募集资金。但一些债券市场投资者认为,鉴于航空服务公司的杠杆贷款和垃圾债券超过10亿欧元,加上它与母公司的关系,他们认为拟定的IPO将面临挑战。在过去的四个月中,Swissport已经向海航的附属机构申请了一系列短期贷款。

潮起潮落

在国内,海航利用股份质押获得银行贷款,同样使得资产出售变得复杂。近几十年来,这种做法在亚洲私营企业中很常见, 对企业的成长性也发挥了些作用。

在不断上涨的股市上,认购股票会提升抵押品的价值。但是,经济衰退往往是突然其来的,股价一旦下跌,引发银行的催款或要求追加担保。更加雪上加霜的情况是,引发其他无关公司的追加保证金。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表示:“这是一个典型的倒置结构(inverted structure),会增加系统风险。

股票分析师认为,海航的风险主要集中在海外子公司。中信证券12月份研究报告显示,该集团的国内上市公司比海航的海外财务公司更健康。

高盛也表示,该集团拥有“充裕的现金流去生产”,但警告说,一些子公司之间的债务和现金流不匹配。虽然核心的航空和旅游业务产生现金流,但海航已经承诺将航空公司部分收入投入到一家中国信托公司。

当然,也有一些好消息。中国计划今年将允许航空公司在国内航线上提高价格。与三大国有竞争对手相比,这对海航的利好不算大。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