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养老服务市场全面开放 地方步伐加快政策频出_TOM商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养老服务市场全面开放 地方步伐加快政策频出
2018-02-10 16:24 新融街   

导读:今年是养老服务市场全面开放的关键年,中央加大投资地方层面在资金扶持上也不遗余力。民政部表示未来将进一步完善养老服务政策制度,专家表示供需两端同时发力,是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的政策取向。

新融街2月9日讯 “继续深化养老机构的‘放管服’改革,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日前被民政部明确列为2018年重点工作任务之一。连日来,山西、云南、安徽、江苏等地接连发文,对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出台细则。

在专家看来,今年是养老服务市场全面放开的关键年,从中央到地方都将引导社会资本加大对养老服务市场的投入,未来或从供需两端同时发力,加快推出包括用房及贷款倾斜在内的一揽子支持政策。

记者了解到,中央投资方面,国家发展改革委持续安排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养老服务设施建设,从2011年的9亿元提高到2017年的30亿元,七年间投资总数超过166亿元。民政部从2011年到2017年共安排81亿元彩票公益金支持养老服务体系建设。

地方层面在资金扶持上也不遗余力。例如,云南省日前提出,个人和合伙创办养老机构的,可分别申请最高10万元和50万元的创业担保贷款;小微养老服务企业可申请最高200万元的创业担保贷款。担保贷款给予2年财政贴息。

在全面放开养老市场方面,地方的步伐不断加快。

民政部方面表示,未来将进一步完善养老服务政策制度,鼓励发展PPP项目,吸引更多社会资本投入养老。同时,加大养老院投入,出台分级养老院标准,引导养老院在更高标准上建设。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执行研究员张盈华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养老服务市场存在数量不足、结构错位、质量有待提高等问题。特别是养老服务供给不足和大量养老床位空置之间的结构性矛盾突出。“有需要的人得不到、有供给的没人要,这说明供给没有以需求为导向,如果引入社会资本,情形会大为改观,因为社会资本会追着需求跑。”

对于养老服务市场全面放开,张盈华认为,可从三方面来理解:一是对民营、外资等社会资本放开,降低准入门槛、精简审批手续;二是对社会力量参与公办养老机构改革放开,运用独资、合资、合作、联营、参股、租赁等方式,将政府办机构占比减至50%以下;三是对地处偏远、经济困难、重度失能等特殊群体重点放开,通过政府补贴引导供给。

专家认为,供需两端同时发力,是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的政策取向。“一方面,加快推行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对重度失能老人、困难老人、农村老人有所倾斜,提高他们对养老服务的购买力,吸引社会资本增加养老服务供给。另一方面,在水电气暖上,特别在用房上给予倾斜政策,房租是民营养老机构的最大压力,应为他们释压。” 张盈华说。

【延伸阅读】

民政部:今年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 将继续提高城乡低保标准

2月1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民政部部长黄树贤介绍,2018年我国还将进一步提高城乡低保标准,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此外,还将聚焦深度贫困地区,加大资金、项目和政策支持力度。

据介绍,目前全国所有县(市、区)农村低保标准均已达到或超过国家扶贫标准。全国城乡低保平均标准较上年分别增长9.4%和14.9%。全国所有县(市、区)建立政府负责人牵头的困难群众基本生活保障工作协调机制。残疾人两项补贴制度全面实施,分别惠及1000多万残疾人。

“2017年对低保家庭当中的老年人、残疾人、重病患者等特殊困难群众还适度提高了低保金,仅2017年各级财政支出这部分的费用就达到了2304亿元。”民政部副部长高晓兵指出。

黄树贤指出,2018年我国还将进一步提高城乡低保标准,统筹城乡低保制度,增强特困人员供养机构的服务保障能力,提高生活不能自理特困人员的集中供养率。

在专家看来,当前我国低收入群体和老年群体的保障问题比较突出。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穗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受经济增速放缓和产业结构调整的影响,低收入劳动者的就业和收入受到一定影响。除了贫困户的就业保障,政府应当采取更多措施,来降低经济转型对低收入家庭,包括城镇贫困群体的就业和收入冲击。此外,随着人口老龄化的深入发展,随着家庭养老保障功能的日益弱化,我国养老保障的供需矛盾日渐突出。

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民办养老机构同比增长7.8%,社区养老服务设施和互助型养老设施同比分别增长41.3%和22.9%。黄树贤指出,2018年我国将继续深化养老机构的“放管服”改革,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适应老龄化社会的需要。

另外,脱贫攻坚仍是民政领域的重要工作。下一步,民政部将继续做好社会救助兜底保障工作,完善农村低保制度,健全低保对象的认定办法,动态调整农村低保标准。继续完善相关制度,努力降低因病致贫返贫、因灾致贫返贫的几率。此外,还将聚焦“三区三州”的深度贫困地区,更具针对性的加大对深度贫困地区的资金、项目和政策的支持力度。继续动员社会力量参与脱贫攻坚,重点引导全国性的社会组织和省级社会组织参与“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的脱贫攻坚。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