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区块链创投泡沫隐现:成熟项目匮乏 投资机构火中取栗_TOM商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区块链创投泡沫隐现:成熟项目匮乏 投资机构火中取栗
2018-03-10 15:35 新融街   

 

新融街3月9日讯 “没想到区块链项目股权投资现在那么火。”一家国内创投机构投资总监陈凯(化名)感慨说。此前他持续关注的一个区块链技术提供跨境支付安全项目,在上周被“截胡”,参与投资的创投机构开价比合理估值高出约40%,导致他只能知难而退。

在他看来,这并非个案。今年以来,他听到不少同行私下抱怨区块链项目被高价“抢走”。

与此对应的是,随着区块链概念日益火热,各路资本蜂拥而至。

据Crunch base News最新报告显示,今年前两个月主要投向区块链项目的风投基金募集金额达到去年总额的约40%。

“这必然造成当前区块链项目估值水涨船高,甚至出现虚高现象。”一家创投基金合伙人坦言。然而,这依然无法阻止不少创投机构的投资热情。甚至个别创投机构今年以来已经投向了约10个区块链项目。

“事实上,区块链技术处于早期阶段,其实际应用与发展前景到底有多大,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陈凯直言。

去年底德勤基于全球软件协作平台GitHub上提供的元数据发布报告称,当时GitHub共有86034个区块链项目,其中仅有8%项目仍有人维护,5%项目存活下来,项目平均寿命仅为1.22年。

“事实上,不少创投机构是在双面下注。”上述创投基金合伙人透露,他们一面押注自己投资的区块链项目最终能成功落地且应用广泛,最终获得投资回报最大化,一面则趁着区块链概念热对投资项目进行包装,从而在下一轮股权融资时抬高项目估值逐步实现项目退出,将风险转嫁给最后的买单者。

估值被不断“推高”

至今陈凯还是想不通,短短春节后这个项目的价格竟然一下子比合理估值高出40%。

经过一番打听,他得知三家创投机构分别提供溢价30%的股权投资意向书,这个项目方最终选择了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一家创投机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这种现象在区块链项目创投领域正变得日益普遍。

多位创投人士告诉记者,今年以来多数区块链项目估值普遍涨幅都在20%以上,且不少只有商业计划书,没有任何技术研发成果的项目在天使投资环节直接喊出千万元级别融资额。而区块链项目估值大幅上涨的结果,是不少区块链项目负责人在股权投资谈判过程中变得更加强势。

“去年创投机构可以先观察区块链项目半年左右,判断其技术系统是否具有实际应用场景与客户青睐,再考虑投资,现在不少区块链项目负责人直言告诉我们,必须在一个月内做出投资决策,否则他们就会答应其他创投机构的投资条件。”上述创投基金合伙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但他担心,这些区块链项目一没客户基础,二无实战测试经验,其实际业务拓展前景存在不小变数,无形间放大创投机构的投资风险。

陈凯对此感同身受,他之所以没有投资上述这个区块链项目,也是因为这个创业项目尽管搭建了基于区块链的跨境支付操作系统,但它还没与金融机构开展业务测试,其技术系统能否适应金融机构或企业的实际支付操作流程,仍是未知数。

多位创投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不少创投机构之所以愿意高价投资,一个重要算盘就是借助区块链概念持续火热不断抬高项目估值,从而在项目后续融资环节实现项目获利退出。

为此不少创投机构有的放矢——他们专门挑选区块链金融、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等热门区块链技术领域进行高价投资,以此吸引更多市场关注抬高项目估值。

一位创投机构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前不少区块链项目负责人纷纷修改商业计划书迎合创投机构的获利退出要求。

他此前考察了一家利用区块链技术提高供应链金融贷款效率的公司。公司创始人原计划利用区块链技术解决部分行业上下游企业需要发票才能给付货款(或贷款)、导致业务流程漫长复杂的痛点,但此后,他在商业计划书里特别增加了发行交易数字货币作为上下游企业支付货款的“凭证”。

“多家认可区块链需要数字货币辅助观念的创投机构因此争相投资,并将估值提高了约50%,原因是他们认为发行交易数字货币能大幅拓宽平台业务收入。”这位创投机构负责人坦言。他担心此举可能会招致金融监管限制,宁愿退出项目争夺战。

优质项目匮乏?

面对不少区块链项目估值日益“虚高”,也有创投机构坚决说“不”。

紫辉创投创始人郑刚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他已经投资了3个区块链偏技术型项目,主要包括区块链技术安全、交易安全等,但他不会投资那些估值虚高的热点项目。

在他看来,当前区块链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但区块链与具有交易性质的数字货币存在较高关联,导致很多区块链公司借机开展金融活动,这个业务风险需要警惕。

“我们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难以找到具有实际应用场景,且不涉及数字货币发行交易的优质区块链项目。”郑刚指出。此前他曾考察过三个通过区块链技术追溯农产品生产运输全流程,从而杜绝商品做假的创业项目。原本他打算投资,但在尽职调查过程发现信息输入环节,不少农产品生产、运输、加工、零售环节的动态信息存在诸多错误,且区块链技术还找不到有效办法对这些数据源真实性进行核实,最终不得不放弃。

在他看来,正是优质项目的匮乏,某种程度也倒逼不少创投机构只能追逐概念炒作的热门项目,通过击鼓传花式的投资寻求获利退出机会,或者投向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借助数字货币反复炒作获取理想回报。

“但这造成区块链项目股权投资的泡沫越来越大,一旦破裂,大量创投机构与投资者将因此被迫认赔离场。”陈凯坦言。

【延伸阅读】

朱啸虎称区块链泡沫今年会破 还回应ofo能否走出困境

“炒币就是赌博,而且是在被高度控盘的赌场赌博。”昨天(3月7日)下午,从国贸到机场的路上,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接受了《中国企业家》的独家专访。在区块链泡沫日趋膨胀的今天,朱啸虎以“古典互联网”的姿态再次站在风口浪尖,但是对于时下热议的问题,他都并未回避。

对于“古典互联网”的标签,朱啸虎并不反感,“古典互联网至少有两个事不做,违法的事情不做,收割弱者的事情不做。如果把这两件事情定义为古典互联网,我很高兴能够坚持做古典互联网。”

在他看来,“区块链的泡沫今年肯定会破。任何一个技术浪潮都需要经历一个S曲线,从疯狂、增长到泡沫期,然后走过一个死亡谷,再慢慢起来。真正做事情的人,应该在死亡谷右侧再去投资和创业。”

那么,他在等待一个怎样的时机?“如果说区块链是风口,出现一个日活千万的应用雏形将是标志性事件,但是现在还没有看到。”

以下为对话内容:

CE:你买过比特币么?

朱啸虎:没有。挖矿的公司我也没有投。

CE:最近在看区块链项目吗?

朱啸虎:看过不少。现在国内一半的创业项目都是关于区块链的。

CE:有没有投资?

朱啸虎:没有,暂时没有投资任何区块链项目。

CE:你认为区块链技术的真正价值是什么?

朱啸虎:从用户的角度来讲,区块链领域什么时候能出第一款千万日活的应用,是这个行业能不能真正起来的标志,这也是最难解决的问题。

就像当年我一直说《愤怒的小鸟》是移动互联网兴起的标志性事件。2007年第一代iPhone面世,在2009年出现了第一款风靡全球的应用《愤怒的小鸟》。区块链如果是真的风口,应该会出来一个这样的标志性事件,但是目前还没有看到。

CE:有人说,比特币是区块链第一个真正成功的应用?

朱啸虎:区块链除了炒币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应用能真正活跃的。但炒币就是赌博,而且是在被高度控盘的赌场,这个我们是坚决抵制的。

在技术上,区块链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另外,区块链目前应用的场景都是虚无缥缈的,不是真实存在的。用大量的存储和计算冗余去解决第三方记帐的问题,这个从根本上就是不成立的。

CE:你认为目前区块链项目解决的都是伪需求?

朱啸虎:对,解决的是创业者幻想出来的需求。正是因为解决不是真实问题,所以没有人用,这是相辅相成的。

比如我投资滴滴,出行的需求是真实存在的。滴滴融了大约150亿美金,也是因为这个需求是真实的。区块链发展到现在,没有出现解决真实需求的公司。我为什么不投钱?因为我下不了手。

CE: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区块链项目?

朱啸虎:去年夏天我们在硅谷的时候,区块链和ICO就非常火了,我们了解过。

我首先关心到是到底能不能解决用户的真实需求,再看为了解决这个需求,什么技术是最合适的。很多创业者上来就讲技术,说要做人工智能,要做大数据,要做区块链,套路都是一样的,我认为这种创业者都是在追逐一些概念,基本上都是没想清楚的。

CE:你看区块链项目,最看重的是人还是事?

朱啸虎:我们做早期投资一定是人和事都要看。中国的牛人创业者非常多,但是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区块链项目是在抓用户的真实需求,这是最大的问题。

CE:马化腾两会期间答记者问,提到腾讯已经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在票据上。如何评价BAT做区块链?

朱啸虎:更多是在做试验。对于BAT来说,他们最怕错过一个大的技术风口,肯定需要去做试验。他们需要做防守型布局,这是毫无疑问的。真正做技术研究,也应该由BAT或者政府部门投入资金来做。如果是创业和财务投资,还是要等过了死亡谷后,现在还处在第一个刚刚拉伸的泡沫期。

对创业公司来说,如果这个风口是伪风口,进去很可能就是先烈。

当年不管是PC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有多少先烈?在PC互联网时代,iPhone出来前,有十年的功能机时代。我们投过一个功能机时代的微信,也做到了上千万用户,现在成了先烈。

CE:这一波区块链的泡沫跟以前的资产泡沫、互联网创业泡沫,有什么不同?

朱啸虎:完全不一样。互联网泡沫是大家看到了存在问题,但市场的钱太多了,拼命去追求投资项目。区块链泡沫完全是投机炒币,ICO在去年让很多年轻人暴富。大部分炒币的人都知道虚拟货币没有价值,是投机的。但是冲着未来可能的财富效应,他们还是冲进去了。

CE:区块链这个泡沫什么时候会破灭?

朱啸虎:今年肯定会破。任何一个技术的浪潮,背后都要经历一个S曲线。首先是一个疯狂的、增长的泡沫期,然后是一个很深的死亡谷,然后再慢慢起来。所以,在死亡谷右侧开始投资或者创业,才是比较靠谱的。

现在不要着急,李笑来也是这么说的。过去的互联网发展路径也是这样的,亚马逊是1996年成立的,即使投资人错过了当时的亚马逊,但是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以后,你再去投,现在也涨了很多倍。另一个例子,2000年的时候,网易的股价跌到1美金以下,现在是300多美金,成长空间也是看得见的。

CE:这个泡沫会以什么形式破呢?

朱啸虎:上来的快,下来的也快。

CE:外界给你贴上“古典互联网”的标签,你认可吗?

朱啸虎:古典互联网有两个事不做,违法的事情不做,收割弱者的事情也不做。如果把这两件事情定义为古典互联网,我们很高兴能够坚持做古典互联网。

CE:如何评价瑞波币?

朱啸虎:概念非常好,跨国银行转帐,但也没有实际应用。

其实,我们早年投过一家公司,是做外汇交易的,现在每年能帮助阿里的速卖通节省几千万美金的外汇交易成本,这才是有价值的。

CE:最近福布斯出的数字货币富豪榜,币安CEO赵长鹏身价100多亿,只用了6个月的时间,你怎么看这件事?

朱啸虎:瑞波的创始人据说已经世界首富了,但我认为财富本身不表明任何事情。我们关心的是,犯法的事情我们不做,违法道德底线的事情我们也不做。我们没有道德洁癖,但我们是有底线的。

CE:现在有很多投资机构投的公司也做了ICO项目,获得了很高的回报。

朱啸虎:有些钱我们是不愿意赚的。首先,向没有专业投资经验的,所谓的不合格投资人私募,在大部分的国家都是不合法的,这种事情我们肯定不做。其次,通过收割弱者来获利,从道德上也讲不过去,这种钱我们肯定不赚。

有些公司在VC圈里融不到钱,就去做ICO,这种公司本身肯定做的不好,我们宁愿关掉,也不会支持他们做ICO。

CE:ofo拿了阿里17.7亿元借款,会改变战局吗?

朱啸虎:再等等看吧,3亿美金也没多少钱。而且现在大家都不想打仗了。

CE:如何复盘ofo和摩拜的合并破产?

朱啸虎:我们真的不会为了我们的利益,去强迫公司做什么。关键在于创始团队到底想做什么样的事情,他做事到底为了什么。我只能告诉你,ofo投资人都是见过钱的,而且我们都合作过很多次,合作过很多项目。如果ofo的团队真的是为了公司利益,愿意打下去,即使真的打到山穷水尽,我们和我们的兄弟基金都会支持到底的。

CE:ofo能否走出现在的困境?

朱啸虎:关键看他到底想要什么,如果他真的从公司角度出发,投资人会愿意投。

CE:滴滴外卖上线了9个城市?滴滴做外卖是有很大决心的吗?

朱啸虎:当然是。

CE:为什么滴滴和美团的互相渗透越来越多?

朱啸虎:这是中国互联网环境决定的,早期的阿里、腾讯也是这样的,后来经过尝试才划分出了边界。但是今年这个边界也在被打破。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