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房地产税4天3次“亮相”全国两会 方案轮廓逐渐清晰_TOM商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房地产税4天3次“亮相”全国两会 方案轮廓逐渐清晰
2018-03-10 15:35 新融街   

 

新融街3月9日讯 3月4日、3月5日、3月7日,从3月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发布会开始计算,短短4天时间,房地产税3次“亮相”今年全国“两会”,而且信息量是逐次放大,逐次具体。

“炒房者”与“住房者”对房地产税态度迥然,“炒房者”痛之恨之,拒房地产税于千里之外,“住房者”则是喜喜洋洋,糖果糕点上桌,准备开门迎客了。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有不少“炒房者”其实没把这句话当回事,把房地产监管政策的主基调放置一边,心存侥幸、炒一把再说,处心积虑编制一些沉甸甸的“炒房”理由。用一句流行语来解读“炒房者”的心境不足为过,那就是“老扎心了”。

3月4日,全国人大发言人张业遂称,房地产税立法工作正在加快进行,房地产税方案已在内部征求意见;3月5日,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说,“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

3月7日,在财政部记者会上,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用超过900字的大“篇幅”,“诠释”了房地产税。史耀斌称,“我们正在设计、完善,同时再进行论证和听取意见”。史耀斌用了“完善”二字,与全国人大发言人张业遂的“房地产税方案已在内部征求意见”表述相呼应,应该可以断定,房地产税方案轮廓已经逐渐清晰。史耀斌称“中国会参考国际上共性的制度性安排的一些特点”,说明我国的房地产税不是“孤立”的版本,在一些环节上,也会采取“拿来主义”,“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在房地产税立法上同样具有现实意义。

从全面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看,房地产税推出也存在着“倒逼”。张业遂称,“对现行的税收条例修改上升为法律,力争在2020年前完成。”

2020年全面落实税收法定原则,也可以解读为2020年是房地产税法完成的时间底线。也有专家给出了“具体”时间表,这是一家之言,不足为信,但从房地产税“亮相”的相关内容看,房地产税离我们确实越来越近了。

【延伸阅读】

个税起征点将如何提高?房地产税制度怎样设计?政府债务是否会有风险?

“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引发广泛关注。7日上午,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表示,起征点提高到什么程度,将根据居民的基本生活消费水平的变化来提出政策性建议。

“此次个人所得税改革还要改革完善个人所得税的征税模式。”史耀斌说,改革会将分类税制转化为建立起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税制,这也是世界上通行的个人所得税征税模式。

“我们会将一些劳动性所得,比如说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特许权使用费等作为综合所得合并起来,然后再确定一个基本减除费用,大家称之为起征点,再进行征税。”史耀斌说,改革旨在更好体现税收公平,体现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改成综合与分类征收的税收模式后,综合性征税的项目会按年汇总来进行综合征税。

房产税制度设计将合理降低建设交易环节税费

史耀斌在记者会上表示,在设计房地产税制度时,将合理降低房地产在建设交易环节的税费负担。史耀斌介绍,房地产税作为一个税种历史悠久,在大多数国家普遍实施。几乎每个国家的房地产税制度都存在以下四个共性的制度安排:

一是所有的工商业住房和个人住房,都会按照评估值来征税;二是所有国家的房地产税制度安排中,都有一些税收优惠;三是房地产税属于地方税,它的收入归属于地方政府;四是因为房地产税的税基确定比较复杂或者非常复杂,所以需要建立完备的税收征管模式。

史耀斌表示,我国房地产税制度设计会参考国际上共性的制度性安排的一些特点,但会从中国的国情出发来合理设计,比如合并整合相关税种,以及合理降低房地产在建设交易环节的一些税费负担等,使房地产税制度更加合理、更加公平,既能够起到筹集财政收入的作用,又能够起到调节收入分配、促进社会公平的积极效应。

中国未来几年债务风险不会发生明显变化

财政部部长肖捷在记者会上说,预计未来几年政府债务风险指标水平不会有明显变化。肖捷说,截至去年底,我国政府债务余额为29.95万亿元,其中,中央财政国债余额13.48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47万亿元。我国政府负债率(债务余额/GDP)为36.2%,比2016年的36.7%下降了0.5个百分点。

“按照新预算法规定,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是地方政府举借债务的唯一合法形式。”他说,“大家请注意,是唯一合法形式。”2017年,财政部查处并公开通报了10批违法违规举债案例,处理了近百名相关责任人。“对于各类违法违规举债问题,我们的态度是坚决的、明确的,也就是发现一起,要查处一起、问责一起。”肖捷说。

他表示,下一步,财政部门将继续采取“开前门”和“堵后门”并举的措施,进一步规范和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在“开前门”方面,今年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13500亿元,比去年增加5500亿元。同时,合理确定分地区的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稳步推进专项债券管理改革。在“堵后门”方面,坚持谁举债、谁负责,严格落实地方政府的属地管理责任,债务人和债权人依法合理分担风险。同时,将加大督查问责的力度,做到终身问责、倒查责任。

“我们相信,通过这些措施,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完全能够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风险。”肖捷说。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