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青海春天虫草风波后转战白酒市场 全国独家代理存疑_TOM商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青海春天虫草风波后转战白酒市场 全国独家代理存疑
2018-03-13 11:30 新融街   

 

虫草第一股青海春天遭遇虫草风波两年后,3月8日公告称,公司拟以3385万元从关联方处收购西藏正库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正库)持有的西藏听花酒业有限公司100%股权。

这是继发力广告后,青海春天又一转型动作。

西藏正库是青海春天的控股股东西藏荣恩的全资子公司,同时西藏正库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肖融为青海春天的实际控制人、董事,此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青海春天披露,听花酒业立足于酒行业的业务开拓,目前已与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签署了二十年期的凉露酒销售合同。青海春天称,该合同是全国独家代理,采访时宜宾凉露酒业称仍在招商。

此外,新京报记者发现,宜宾凉露酒业的股东李蓉全、林晓莉二人还是“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极草药用)的董事,李蓉全是广东极草药用的股东。广东极草药用早在2015年就收购过青海春天旗下子公司深圳极草贸易100%股权。

青海春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此次收购听花酒业,是公司布局的新的业务板块。未来仍将坚持大健康行业板块,积极开拓酒业务板块,推进听花酒业的发展壮大,力争酒业务板块成为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对于和宜宾凉露酒业的关系,青海春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没有关联实质。

关联收购的听花酒业去年营收为0

成立仅8个月,是酒类经销商,已与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签署了20年期的凉露酒销售合同。

2016年3月底,青海春天主要的冬虫夏草纯粉片因政策原因停产。此后的青海春天,不得不走上了转型之路。

3月8日,青海春天发布相关公告称,拟以人民币3385万元收购西藏正库持有的西藏听花酒业100%股权。这是发力广告业务后,青海春天又一转型动作。

资料显示,西藏荣恩是青海春天的控股股东,持有青海春天48.12%股份,同时持有西藏正库投资100%股权,正库投资持有听花酒业100%股权。此外,正库投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肖融为青海春天的实际控制人、董事,此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听花酒业的业绩处于亏损状态。该公司2017年7月3日成立,截止到2017年年底,听花酒业资产总额为386.91万元,负债总额为1.15万元,公司股东权益为385.76万元,营业收入为0元,净利润为-114.23万元。

青海春天称,2018年1月17日,正库投资向听花酒业投入注册资金3000万元。公司与正库投资经协商,确定本次股权收购的价格为人民币3385万元。

青海春天称,听花酒业立足于酒行业的业务开拓,目前已与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签署了20年期的凉露酒销售合同,并已开展了前期的销售工作。青海春天表示,“凉露酒为首款专为吃辣而研发定制的新型酒”。

新京报记者发现,这款新颖的为吃辣而研发的酒,上市不足两个月。据“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的网站披露,2018年1月19日至25日,宜宾凉露酒的首批亮相在成都,并举办了3场大型“凉露媒体品鉴会”。

3月9日,新京报记者通过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披露的招商联系电话致电宜宾凉露酒,该公司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目前宜宾凉露酒只在成都、宜宾凉露酒的微信微店中有售卖。

记者进入凉露酒微店发现,截止到3月11日,凉露微店中只售卖有两款商品,分别是6瓶装的凉露酒和12瓶装的凉露酒;二者上线时间分别为1月25日、2月8日;售价分别为175元、348元。在出售情况上,6瓶装凉露酒目前销量为494件,12瓶装销量为179件。

青海春天与宜宾凉露酒业是何关系?

记者发现,宜宾凉露酒业的股东也是青海春天合作过的企业的股东。

新京报记者发现,宜宾凉露酒的股东同时还是青海春天的合作企业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

宜宾凉露酒,全称为“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企信宝资料显示,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2012年12月成立,由彭佑信、钟勇创立。2017年6月27日,李蓉全出资1470万人民币收购宜宾凉露酒。目前,宜宾凉露酒的股东为李蓉全、林晓莉二人。

同时,李蓉全、林晓莉二人还是“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李蓉全是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

据青海春天2015年公告,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在2015年以1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青海春天控股子公司青海春天药用资源持有的深圳极草贸易有限公司100%股权。当时的审计数据显示,深圳极草贸易在2014年年度、2015年上半年分别亏损172万元、384万元。

当时青海春天披露,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是青海春天“控股子公司产品销售合作商”,且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与青海春天及关联方“在产权、资产、债权债务、人员等方面不存在关联关系。”

资料显示,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的大股东之一、原法定代表人为康瑞鑫,其同时是春天药用的合作方极草春天(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

新京报记者发现,极草春天(北京)和青海春天一直有较为紧密的合作关系。2016年4月,青海春天将旗下春天药用冬虫夏草纯粉片52项相关技术、专利,分别授权给极草春天(北京)科技等公司。此外,极草春天(北京)科技也是春天药用的北京合作商。

3月11日,新京报记者就宜宾凉露酒业与青海春天的关系采访青海春天。其相关工作人员称,宜宾凉露酒业和青海春天不存在关联关系,不存在上述二人代持青海春天关联方股权情况。

此外,其还表示,青海春天很多合作商当时基于业务、市场开拓的需要,经青海春天许可,企业名称里都含有“极草”字样,但并不存在关联关系。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极草春天(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一直都是青海春天的产品销售合作商,与青海春天均为客户关系。青海春天与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极草春天(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之间在过去和现在都不存在人员相互任职、持有股份的情况,是相互独立的法人实体。青海春天向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出售商品、出售控股子公司股权,向极草春天(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出售商品、有偿授权其使用有关专利,均为正常的商业业务往来。

独家代理的凉露酒仍在招商

宜宾凉露酒的公司工作人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仍然在进行招商过程中。

青海春天对新京报记者称,听花酒业已经拿到了宜宾凉露酒的全国独家代理销售合同。

而宜宾凉露酒的公司工作人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仍然在进行招商过程中。

为何宜宾凉露酒仍然在进行自主招商?

3月11日,记者对此采访青海春天。相关工作人员称,凉露酒的全国招商工作由西藏听花酒业有限公司负责开展,听花酒业通过商业谈判,在今年初获得凉露酒的全国独家代理。宜宾凉露公司不涉及全国销售代理招商业务。

其还表示,可以明确的是,只有西藏听花具备全国销售总代资格。

新京报记者发现,虽然和听花酒业签署了合同,上述微店的运营主体仍为“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

对此上述工作人员称,最近青海春天正在与凉露关联合作公司系统梳理客服和销售的系统规范。

■ 回顾

广告业务已占营收六成

2016年2月,由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停止了冬虫夏草作为保健品的试点工作,青海春天子公司春天药用“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企业”的资格和主要产品冬虫夏草纯粉片“青海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身份先后被停止。当年3月,青海春天的冬虫夏草纯粉片停止生产。

“2016年3月底冬虫夏草纯粉片停产确实给公司生产经营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一度陷入困境。”青海春天回应新京报记者称。

此后,青海春天主要的虫草业务逐步转战境外市场。

3月10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海淀区翠微广场的“极草5X”专柜,该专柜属于极草春天(北京)科技旗下。专柜销售人员告诉记者,目前专柜上并没有“极草5X”纯粉片产品的现货,如果购买该产品均需要从网上订购,通过澳门直邮拿到消费者手中,“在我们这里买,我们也是帮你从官网上订购”。

同时,青海春天迅速对战略规划和具体经营计划进行调整。2016年至2017年上半年,青海春天的广告收入快速增加。2017年上半年末,青海春天广告业务营收占比为61.74%,而在2016年,其广告业务在营业收入中占比为37%。

【延伸阅读】

“极草”熄火再推“凉露”

大家可能不知道张雪峰是谁,但只要一提“极草”,立马会脑补他把虫草卖得比黄金还贵的极致技法。不过,这一次他不卖“极草”,要来卖白酒了。

日前,青海春天发布公告,收购西藏听花酒业,正式涉足白酒业务。作为上市公司实控人,“营销大师”张雪峰再次站在聚光灯下。

川大毕业,律师出身,做起生意来干脆利落,让富贵人群“上瘾”的“极草5X”,就是他的杰作。也因此,他和妻子肖融控制的青海春天早早登陆A股,个人身家十几亿。

斑马消费发现,从“极草”的运作思路来看,张雪峰惯于打造个人神秘感,通过央视等平台的不断背书来获得产品溢价,因此“极草”产品在上市的几年里收获不菲,青海春天的股价也曾攀到巅峰。

2016年,“极草”被有关部门停产,公司业绩一落千丈,只能靠广告业务和虫草原草销售苦苦支撑,在央视刷脸的“凉露”,可能是张雪峰期望打造的下一个黄金单品。

从卖“极草”到卖白酒

眼尖的朋友,可能早就在《舌尖上的中国3》里发现了凉露酒的镜头,这种白酒是宜宾凉露酒业生产的,本来与青海春天(600381.SH)没什么关系。

不过最近,青海春天斥资收购公司控股股东西藏荣恩的子公司西藏正库持有的西藏听花酒业全部股权,也就是上市公司收购了控股股东的孙公司。

听花酒业去年成立,西藏正库投入注册资金3000万元。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截至去年年底,该公司资产仅386.91万元,净亏114.23万元。但是,青海春天收购这家公司耗费3385万元。

这样看来,真正值钱的应该是听花酒业与宜宾凉露酒业签订的20年期销售合约。

业内人士猜测,张雪峰可能在此之前就已瞄准凉露酒,在凉露酒借势《舌尖3》的同时,央视1套和9套都有同步广告投放,如果以该时段的广告价位来判断,单凭宜宾凉露酒业恐难以操盘,让人联想到张雪峰的手法。

彼时,青海春天拿出真金白银通过央视对“极草粉片含着吃”的概念高频率渗透。有媒体曾统计,其支付的广告费累计不少于10亿元。

砸钱多少与赚钱多少成正比,这和史玉柱卖脑白金、杜国楹卖小罐茶,是差不多的套路。

不过,张雪峰比史玉柱、杜国楹等更为高明和极致的是,将自己从一位前律师、注册会计师,硬生生打造成一位冬虫夏草领域的“创新科学家”。

斑马消费发现,青海省药学会常务理事、青海冬虫夏草与人类健康研究发展基金会理事等,都是张雪峰曾经的头衔。

所做产品都自带流量

斑马消费发现,无论是卖“极草”,还是做凉露酒,张雪峰选择的产品都自带话题价值。

从“极草”虫草粉片的面世、热销到暂停,市场的争议从未消褪,不仅媒体质疑,就连青海当地的友商,也忍不住出来放话试图戳破“极草”粉片的神话。

另外,行业监管部门对于冬虫夏草的政策一直不太明朗,张雪峰执掌下的青海春天冬虫夏草业务也多次遭遇“被黑户”的尴尬。

就是在这种惊心动魄的跌跌撞撞中,习惯抗压、善于解压的张雪峰,积累了数十亿的财富。

2009年,“极草”系列产品食品证被取消,2011年极草产品转型“中药饮片”,随着冬虫夏草重要饮片炮制规范被撤销,“极草”的身份一变再变,直到2012年青海春天成为冬虫夏草保健食品试点企业之一,极草系列产品才得以继续销售,到了2013年,青海春天在冬虫夏草市场占有率约50%。

2016年第一季度,“极草”产品停产,伴随着多年的市场争议,监管政策逐渐明朗,“极草”慢慢消失在公众视线。青海春天“极草”业务贡献的8成营收一去不复还,公司业绩也一落千丈。

但是,只要一提冬虫夏草,公众第一印象仍然是青海春天。

选择凉露酒切入白酒行业,同样也有不少话题价值。据说,这种酒主要解决了吃辣人群如何解辣的痛点,这也是当下流行的火锅消费场景中的隐性诉求。至于到底能不能解辣,恐怕得喝了才知道。

这种基于消费人群“想吃辣、又怕被辣”心理的白酒产品,和想吃虫草、又不方便吃的“极草”,卖点差不多。

青海春天更像一家广告公司

随着“极草”业务被叫停,青海春天营收规模大幅收窄,冬虫夏草原草销售和广告业务晋升为公司主要业务。而且,广告业务在公司危难之际发力明显,可以说是广告业务撑起了一家保健品公司。

青海春天2016年报显示,广告收入2.62亿元,较2015年增长243.31%,广告收入占比当年总营收7.08亿元的37%。公司发布的2017年业绩快报也点出其广告业务的稳定性。

斑马消费注意到,在“极草”产品当红的几年里,青海春天广告业务主要依赖子公司西藏老马广告,虫草等产品的投放业务大多经由老马广告实现,公司广告收入规模随着“极草”产品的推广而得到大幅提升。

在“极草”产品蹿红的那几年,曾有媒体测算其广告投放累计不少于10亿元。“极草”产品从无人知晓,到爆红全国的过程里,老马广告的贡献不可小窥。

具体到“极草”虫草粉片的推广渠道,其策略明显先是央视背书,后来开始以平面媒体 电视媒体等组合式高密度投放,无论是决策逻辑,还是具体投放上,效果总能达到极致。

广告业内的朋友告诉斑马消费,这背后如果没有一家专业广告公司精心打理,没有老板强硬的执行力,效果不仅大打折扣,巨额广告费同样也会打水漂。

这一次,青海春天涉足白酒,几乎也是同样的“打法”。尽管目前尚未得知凉露酒借势《舌尖3》是否有老马广告和老板张雪峰的参与,但其热衷与借助央视平台背书蹿红全国,和“极草”何其相似。

在成都的朋友说,当地餐馆已经出现了凉露酒,125毫升售价28元。斑马消费发现网络上也出现了凉露酒的招聘启示,说明听花酒业正在着力布局渠道。今年1月2日,听花酒业成都分公司刚刚成立。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