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太阳能热水器前路未卜 产品更迭行业洗牌之下市场萎缩_TOM商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太阳能热水器前路未卜 产品更迭行业洗牌之下市场萎缩
2018-03-04 17:13 新融街   

 

导读:最近皇明集团举报事件让人们的目光重新放回到了这个似乎已经被遗忘的行业上,因为随着电热水器和燃气热水器的崛起,太阳能热水器近两年的发展受到不小的限制,市场占有率当前已经跌到1%。而其衰落有其产品自身的原因,同时也是产品更迭的结果。其未来有专家表示除非改变自身存在的产品硬伤,否则太阳能热水器没有翻身的可能性。

新融街2月27日讯 近日,皇明集团董事长黄鸣公开举报德州市委书记一事,再度引发了人们对太阳能热水器的关注。家电下乡结束十年后,太阳能热水器也遭遇了发展的困境,十年前的三四千家生产企业如今只剩下了三四百家,市场占有率也跌到了1%左右。有关专家表示,受天气影响大、城市家庭安装空间局限、维修费用高等原因,让风靡一时的太阳能热水器也迅速降温,沦落到市场边缘化的尴尬角色。

市场洗牌

日前,来自山东德州的明星企业家、皇明董事长黄鸣实名举报德州市委书记,使得这家太阳能热水器企业再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也引发了大众对于太阳能热水器的重新关注。

随着电热水器和燃气热水器的崛起,太阳能热水器近两年的发展受到不小的限制。多家太阳能热水器厂商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太阳能热水器的销量近两年都在下滑。或许是因为不再是主流产品,记者并没能找到有关2017年太阳能热水器的数据。不过,产业在线数据显示,2016年,太阳能热水器销售额为62.5亿元,同比下降18%;销量为618.2万台,同比下降16.5%。而2015年,太阳能热水器销售额和销量则同比分别大幅下降30.8%和25.6%。

不只是太阳能热水器,全国的太阳能热利用集热系统(包括工程)的销量都在下滑。数据显示,2017年6-12月,全国太阳能热利用集热系统总销量1901万平方米,与2016年下半年2013万平方米相比,同比下降5.6%。其中,真空管型集热系统销量1581.4万平方米,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9.3%;平板型集热系统销售319.6万平方米,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18.4%。

我国曾是世界上太阳能热水器生产量和销售量最大的国家。据统计,2009-2011年,在家电下乡政策的有力推广下,太阳能热水器行业迎来了期盼已久的高速发展,工业总产值逐年上升。

但经历了几年的爆发式增长之后,便开始陷入增速放缓的局面,2013年,我国太阳能热水器行业工业总产值为379.95亿元,同比减少15.34%。一些太阳能企业在发展中慢慢销声匿迹。从10年前的三四千家,发展到现在的三四百家。目前,注册资本达到5000万元的很少。一方面是由于行业自身发展规律使然,行业发展从高速发展进入平稳时期;另一方面则是在家电下乡政策的刺激下,提前透支了农村市场的消费能力。

“太阳能热水器领域只能由一些大品牌来进行整合发展。2005年之前,排在全国前十位的太阳能厂家约占市场份额的17%左右,今年上升至30%-40%。”业内人士透露。北京商报记者走访了多家家电卖场,在热水器区域,大多都被电热水器和燃气热水器占据,根本不见太阳能热水器的踪影。

产品更迭

太阳能热水器行业的衰落有其产品自身的原因,同时也是产品更迭的结果。

在融合网CEO吴纯勇看来,太阳能热水器本身在产品方面就有很多种局限性,产品创新滞后,不能满足用户日益提高的多功能、全天候、舒适、便捷、高可靠性等需求,运行成本低的优势已经逐渐退居消费者选购的次要因素。

在安装方面,太阳能热水器体积庞大,需要专门的位置进行安装,一般在屋顶上,很多居民小区无法满足这样的要求;能耗方面,虽然太阳能热水器利用的是清洁能源,而且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但产品会受到天气的限制,在阴雨天就只能依靠电来进行加热。

在安全方面,由于太阳能热水器的集热管和水箱安置在屋顶,大风天气有可能被吹落产生危险。已经使用太阳能热水器八年的贾女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除了预防大风天气,还要预防冰雹将热水器的水管砸破,严寒天气还可能产生水管冻结。“另外,太阳能热水器往往要占满整个楼面,城市中9层以上用户的楼面面积不够大,使用起来也不方便。” 吴纯勇说。

此外,由于城镇化建设、消费群体年轻化、区域市场饱和等多种原因,部分热水市场正逐渐被热水工程和其他类热水器产品替代。产业观察家洪仕斌指出,太阳能热水器本来就是替代性产品,电热水器和燃气热水器的使用比太阳能热水器要方便很多。

近两年,不少电热水器品牌期待通过持续的渠道下沉,将触角延伸至更为偏远的乡镇和农村市场,从而寻求进一步发展的空间。目前,包括海尔、万和、万家乐(9.630, 0.00, 0.00%)等主流大牌们开始逐步渗透到更深层次的市场中来。以万和为例,其电热水器在三四级市场的销售占比就逐步提高,到2017年就已超过了50%。

不仅如此,如今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也在不断向线下渗透,除了将物流区域更广地覆盖至农村市场,更自建乡镇服务站、村级服务店等形式,来帮助企业打通“最后一公里”,更快速地抢占三四级市场。这种线上线下的相互融合,毫无疑问也会对电热水器的发展产生积极的影响。

在过去的两年,随着房地产市场的回暖以及天然气管道的普及,燃气热水器在市场上再次显示出了比较良好的增长态势。据了解,2016年天然气在一次能源中的消费占比为5.8%,未来将快速增长,2020年、2030年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将分别达到10.8%和15.4%。同时,煤改气政策已在18省得以推行,2017年继续推进28个重点城市煤改气实施,预计辐射人口1.92亿人,这将在很大程度上解决燃气热水器发展过程中的气源问题。

前路未卜

关于未来太阳能热水器的发展,洪仕斌认为,除非改变自身存在的产品硬伤,否则太阳能热水器没有翻身的可能性。家电分析师梁振鹏则指出,太阳能热水器要想进一步发展,必须撬开城市市场,这就需要相关部门和地产开发商的配合,在修建楼房的时候就预留太阳能热水器的管道和安装空间,否则城市市场打不开,太阳能热水器市场只能萎缩。

在洪仕斌看来,太阳能热水器厂商们一方面可以像日出东方一样,向家电其他领域扩展,另一方面可以在太阳能方面做一些延伸。

据了解,日出东方已经与加拿大自然资源部能源技术中心在北京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将合力开发太阳能跨季节区域供热系统项目;皇明正在探索与大型集团签定战略合作方案,为其进行节能改造服务,提供整套能源解决方案;天普则整合全球资源,打造天普新能源生态圈战略,控股建设中外合资企业——京特普森索太阳能公司,共同推进平板太阳能技术的研发和国内国际应用及推广;海尔则成功完成了对全球最大平板太阳能制造商GREENoneTEC公司51%股权的并购,中外双方将就太阳能系统解决方案在全球范围内的应用进行协同发展。

不过,在内销乏力的情况下,太阳能热水器外销市场表现更好一些。据业内人士介绍,太阳能热水器在能源匮乏以及赤道周边地区的市场潜力逐渐凸显,是拉动市场规模下滑幅度收窄的重要原因之一。产业在线数据显示,2016年,太阳能热水器出口量占整体市场的13.3%,而这一数值在2014年仅为6.5%。尤其是在东南亚、非洲和南美等地区,中国制造的太阳能热水器得到了广泛的欢迎。仅在印度,中国生产的太阳能热水器就占据了50%的当地市场,与国内市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延伸阅读】

黄鸣,成功于偏执,受困于偏执

“黄鸣的成功来自于他的偏执,也受困于他这种偏执”,一位曾在黄鸣创业早期跟了他十年的知情人士向中国家电网记者这样评价近日因实名举报德州市委书记而“一鸣惊人”的皇明集团董事长黄鸣。

春节祥和气氛未退,黄鸣的发声却显得另类。他因举报而被外界得知:原来皇明集团已经负债约20亿元。恐怕皇明集团的员工连领工资都成了问题。

黄鸣是一个怎样的人?

上述知情人士说,黄鸣过去性格很急,现在上年纪了柔和了很多。“他做事很辛苦很严格甚至苛刻,身边的人如果没达到他的要求就会发火。但是在产品方面(的严格)没的说。行业里做太阳能产品质量没有哪家企业是比得上皇明的。”

其实黄鸣这几天给外界的印象也却是急中带柔,一开始举报德州市委书记画风急骤如暴雨,而后又在自己朋友圈发布内心独白字里行间都是满溢的情感流淌。黄鸣说了这样一段话:如果我们改变自己对内在和外界事物的负面判断,凡遇到事情都做另外一种自我暗示:“世上还是好人多”、“天无绝人之路”、“办法总比困难多”、“困顿都是挑战更是机遇,应该庆幸才对!”,事情会不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

不过从皇明集团的现状看,黄鸣的言和行看起来是很不统一的,要送给黄鸣的问题是:太阳能行业红利消失的时候,黄鸣没有判断吗?为什么没有带领企业尝试突围,走出困境?太阳谷这个政府项目为什么会捆绑的这么深,黄鸣身边没有人给他建议吗?

“他对行业的判断还是非常准的”,不过,上述知情人士对黄鸣不无欣赏,他说,太阳能行业当时竞争十分恶性,很多企业在工程投标中以恶性低价竞争,而黄鸣宁可不做,也要坚守质量,这是市场的原因,却也影响了皇明集团之后的效益。

黄鸣曾经抨击“这个行业烂透了”,折射出他对恶性竞争的厌恶和痛斥。当时,太阳能热水器企业的产品雷同、缺乏创新,小规模、低水平的企业比比皆是,产业竞争十分粗放。大概从2013年开始,太阳能行业的产量也开始一路下滑。数据显示,2013年太阳能集热系统年生产量达到6360万m?峰值,这之后开始走下坡路,到2016年生产量为3950万m?,这期间,小规模,低水平的家用太阳能热水器企业已处于关、停、并、转状态,零售市场日渐式微,工程市场发展迅速。

作为竞争对手,日出东方被黄鸣多次攻击,但与皇明集团专注专一的画风不同,日出东方在太阳能行业低谷时期做了多元化尝试,比如做净水和热能产品,后来又收购了帅康电气75%的股权进入厨电行业。

从事净水事业的职业经理人庞亚辉对两家企业有过接触,他向中国家电网记者表示,对比起来,黄鸣没有为自己培养出人才梯队,而日出东方是赛马机制,老板徐新建也放得开。黄鸣早起对太阳能的普及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但是他的企业文化非常糟糕。

“差不多是一言堂模式”,上述知情人士如此印证,“黄鸣对太阳能很坚守,不喜欢做别的,他自己不倡导做别的”。

尽管作为对手皇明集团和日出东方有着不同的路径,但太阳能行业的风口陨落让身处其中的企业都未能幸免遭遇困境。即使日出东方,这些年的多元化突围也非一帆风顺,2012年上市当年,日出东方的营业收入达到历史最高值的33.65亿元。此后逐年下滑,2015年时仅为25.95亿元,2016年营业收入23.52亿元,同比下降9.37%,与太阳能行业的发展命脉完全重合。

“太阳能企业基本上都受困于行业,能走出困境的大企业并没有几家”,上述知情人称,反而一些中等企业活的很滋润。

据其向记者透露,在山东本土,有约十来家的中等企业,他们在一些工程项目上,因为成本控制的很好,能做到2亿-5亿的规模(平板市场),这相比他们过去的日子反而很滋润。而那些大企业效益却不如这些中等企业。

如今,黄鸣和他的皇明集团被困境所包围,但是不管哪种外界评论,在黄鸣面前可能都显得捉襟见肘,因为用他自己的话说:哪怕当一些人(尤其是媒体人)对一些不“商人”的行为用“商人”价值观评头论足的时候,我只能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责任编辑: 江昕 TQ001
责任编辑: 江昕 TQ001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