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腾讯发布云报告:2017年全国“用云量”总量增长133.1%,数字正在颠覆世界_TOM商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腾讯发布云报告:2017年全国“用云量”总量增长133.1%,数字正在颠覆世界
2018-05-23 14:13 品途商业评论   

 

5月23日-24日,以“焕启”为主题的2018腾讯“云+未来”峰会在广州召开。会上腾讯发表了《用云量与数字经济发展报告》。

腾讯公司控股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提出:“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是云化程度。工业时代,衡量一个地方经济发展指标就是用电量、耗电量,工业用多少电、民用多少电。未来数字经济时代,大家通过计算云的数量,来衡量发展程度。”

“数据”是驱动数字经济发展的第一生产性要素,是新时代经济发展的“新能源”。云,就是存储、输送、加工、应用这一“新能源”的基础设施;而“用云量”就是衡量这一“新能源”投入和消耗的关键指标,是一时一地数字经济发展热度的“晴雨表”。

在此指导思想之下,腾讯研究院与腾讯云携手,共同编制覆盖全国351个地级以上城市的“用云量”指标,完成《用云量与数字经济发展报告(2018)》。

以下为报告详细内容:

地域分布集中、总量快速扩张

2017年全国“用云量”快速增长

国内云计算市场处于爆发增长期。2017年下半年全国“用云量”总量较上半年环比增长66.5%,年化增长率133.1%。2018一季度增速再上台阶,较去年同期同比增长138.6%。

2017年“用云量”年化增速排在前三位的省份依次为海南、陕西和河北。三个省份的“用云量”基数较低,增速都在400%以上。“用云量”总量最高的三个省级单位北京、广东、上海(三者合计占2017全国“用云量”总量的72.8%)当中,广东和上海的增速分别为 172.6%和160.8%,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用云量”最大的北京市年化增速为121.5%,略低于全国平均增速。

“用云量”地域分布高度集中

地理分布上看,全国“用云量”高度集中在北京、上海、深圳、天津、广州等一线城市。特别是北京、上海、深圳三城,2017年全年用云量占据全国总量的65.3%。其中单北京一个城市就占到35.4%。

另一方面,“用云量”地域分布高度集中的趋势正在发生变化。纵向比较2017年四个季度的“用云量”地域集中度,“用云量”最高的城市(北京)占全国总量比重(C1)和最高的五个城市(北京、深圳、上海、天津、广州)在全国总量中所占比重(C5)均持续而显著下降。C1由一季度末的38.9%下降至四季度末的35.2%;C5由一季度末的86.0%下降至四季度末的81.0%。说明其他城市“用云量”增速高于头部的大型城市,云计算正向规模较小城市快速渗透。

飘出大陆的云

2017年香港地区“用云量”总量可以排进全国城市“用云量”的前20名,略低于昆明,高于长沙。2017年香港“用云量”年化增速达到595.6%,在全国所有城市“用云量”年化增速比较中,可以排进前35名。同期,台湾地区的“用云量”也录得248.8%的年化增长,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在中华文化圈之外,中国云厂商的海外客户也在快速增加。2018年一季度,源自中华文化圈之外的国际客户“用云量”单季翻了6倍。这一高增速的背后,一方面是因为基数很小,另一方面显示中国云厂商国际拓展空间广阔。

从互联网迈向传统产业和公共服务

互联网行业是“用云量”大户

互联网行业是云计算诞生之地,也是云计算最早商用落地之处,更是目前云计算消费的绝对主力。2017年中国互联网行业“用云量”占全国总量的79.1%。不仅如此,互联网行业整体的“用云量”还在保持高增长,2017年年化增速达到162.0%。

在互联网行业内部,不同业务板块之间的“用云量”正在悄然分化。占据“用云量”半壁江山的视频游戏等项目虽然仍然保持了超过100%的高增速,但增速在所有行业中垫底。互联网行业中非视频游戏类业务的“用云量”增速达到233.5%,几乎是视频游戏“用云量”增速的两倍。到今年一季度,视频游戏类互联网业务“用云量”在总“用云量”中比重降低了10个百分点。

 

“互联网+”下,“用云量”酝酿新的行业增长点

政务服务整体“用云量”中占比虽小,但增速极快。2017年政务服务“用云量”增长超过十倍。在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的驱动下,公共服务正快速实现数字化、远程化,让数据多跑腿、群众少跑腿,正在全国各地加速实现。

包括制造业等第实体经济主要构成部分在内的传统产业“用云量”年化增速达到278.6%,排在政务服务之后,是2017年行业“用云量”增速第二名。非视频游戏类互联网行业“用云量”年化增速排在第三位,金融行业排在第四位。

这一结果,从侧面印证了“互联网+”正快速发展,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正在与传统经济加速融合。从政务服务到传统行业,数字化进程正在快速推进,已经取得积极成果,“数字中国”正在加速建设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海南省2017年政务服务“用云量”年化增长率超过4万倍,成为计算框架内的一个超级“异常值”。这一“异常值”实际上显示的是海南省政务服务从0到1上云的过程。除了政务服务“用云量”激增,海南省的金融行业及其他传统行业“用云量”分别增长156倍和31倍。以政务服务为拳头,以公共服务数字化带动实体经济数字化的趋势已经形成。

智慧零售与“用云量”

与电商平台不同,智慧零售强调与实体店铺的有机融合,不再是单纯将线下购物场景线上化,而是用一层“薄薄”的科技产品让线下实体店数字化。云计算平台在这一过程中起到关键作用。不难理解,2018年一季度,智慧零售相关的“用云量”单季增长75%,年化的增长率超过300%。

数字经济基础设施

“用云量”与数字经济规模显著正相关

将本研究测算所得全国388个城市的“用云量”与《中国互联网+指数报告(2018)》测算的各个城市数字经济规模进行相关性分析,结果显示两者显著正相关,说明“用云量”较大的城市,数字经济规模也相应较大。这一现象符合我们对云计算与数字经济发展之间关系的理解:两者之间应该存在一个正反馈机制。也即,数字经济增长必然要求更多的企业、产品、服务上云,导致用云量激增;而用云量激增带来的基础设施投资,带来更高的劳动生产率、更好的服务体验,促使更多的企业、产品、服务上云。

*图中坐标轴采用对数刻度

传统产业“用云量”带动数字经济增长

将各省级单位政务服务、金融、传统行业、互联网等行业“用云量”增速与其数字经济增速做相关性分析。在排除海南省的超级“异常值”影响后,传统行业“用云量”增速与数字经济规模增速显著正相关:传统行业“用云量”增速较快的省份,数字经济增速也较快。而其他行业“用云量”增速与数字经济增速虽然是正相关关系,但相关性不显著。

各城市2017年“用云量”增速与其数字经济规模增速的相关性不显著。这可能是由多种原因造成的。如,数字经济增长与“用云量”增长之间可能存在时间差,这一时间差在不同城市间有显著不同,导致相关性降低;再者,云计算市场在国内仍处在爆发期,在基数较小的情况下,“用云量”增速容易出现极端值,实际上我们的计算结果显示城市间“用云量”增速差异显著比数字经济增速差异大,这也可能造成增速相关性降低

结语

云计算是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的核心,“用云量”是衡量数字经济发展热度的重要风向标。通过编制“用云量”指标,测度各地云计算市场发展的规模、速度、我们可以大概刻画中国新经济发展的重要节点,对未来发展方向有一个较为直观的认识。

分析的结果显示,目前云计算市场仍然高度集中于北京、上海、深圳等超级城市。云计算对于社会经济的渗透,远没有我们期望的高。可以说,数字基础设施的搭建还处于起步阶段,数字经济的发展还远没有达到成熟的状态,各个行业仍然在摸索适合自己数字化发展的道路。

但即便是在这个初级阶段,云计算对数字经济的促进作用已经非常明确、明显。发展数字经济,必要善用数据资源,善用数据资源必要具备强大的云平台和高超的云能力。希望我们编制的“用云量”指标能随着时间不断积累,更客观、及时反映各地情况,为学术研究积累素材、为决策者提供参考,为企业发展提供建议。

附录:

指标体系和权重分配

“用云量”一级指标:按照目前行业内通用的分类方法,确定出IaaS、PaaS、SaaS三个一级指标,在慎重考虑业内专家意见后将权重分别定为50%,30%和20%。

“用云量”二级指标:根据IaaS、PaaS、SaaS的划分,将种类繁多的云服务和云产品进行同类项合并。合并的基础,是相关产品或服务内容本质相同,可以进行等值等价折算。依据折算结果加总得到二级指标。二级指标共10个,包含58小类不同产品和服务。

编制过程

我们采用取百分比的方法对基期(2017年一季度)指标进行标准化。标准化后的基期指标即为某地的某项指标占全国该项指标的百分比。基期“用云量”为各个指标加权平均而得,总合为100%。当期的“用云量”指标,是按照基期计算当期的各个指标相对值,并加权平均得到,可以直观体现到期间内的“用云量”增速。

转载自品途商业评论,知识产权归品途商业评论所有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