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谁在为加密货币修建神坛?揭秘区块链营销的诈骗套路_TOM商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谁在为加密货币修建神坛?揭秘区块链营销的诈骗套路
2018-06-13 16:58 猎云网   

 

ICO的伟大创新就是消除了创企融资过程中最令人沮丧和神秘的方面。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6月13日报道(编译:福尔摩望)

仅仅花了几个月的时间,那个生活在英属哥伦比亚省的行政助理Sally,就成为了Crypto Sally,一位以YouTube视频为生的山寨币影响者。去年夏天围绕着ICO的争议,让她对加密货币产生了兴趣。她在市场最高点的时候买了一些以太币,她也利用自己的空闲时间研究了如何交易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加密货币(可以称之为山寨币)。最终,她赚到了足够的钱,于是辞掉了自己的工作。

对于那些没有技术或金融背景的人来说,要依靠自己弄懂这些是非常困难的,所以Sally创建了一份34页的加密投资初学者指南,并分享到了互联网上。她说:“我的目标只是为那些像我一些才开始了解的人提供一些基本信息。”今年1月,她创建了一个Twitter帐户来推广她的指南,并于3月份发布了她对一家区块链公司CEO的首个YouTube访谈。她的关注者迅速增长,YouTube上达到了近1.8万名订阅者,Twitter上达到了1.4万名关注者。

虽然与那些拥有数以百万计关注者的美女或游戏影响者相比,这只是小打小闹。但在新兴的加密世界中,这足以让她成为明星。“我就像一个没有传统营销术语的人,但因为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而且现在非常疯狂,所以还没有很多加密影响者,尤其是女性影响者,”她说。随着她的影响力不断增长,请求她推销ICO或发布对其货币“审查”的加密公司也越来越多,基本达到了每周10家公司。

当我们交谈的时候,Sally正在参加于纽约举办的8500人共识大会(Consensus),这也是她第一个加密活动。她还参加了有关加密影响者的颁奖晚宴。她说,被认为是一个加密影响者的感觉很奇怪,“因为这只是我为兴趣而开始做的事情。”她认为加密货币具有持续力,但她并不确定影响力市场是否会持久。“我不打算把这个作为一辈子的职业。它可能会在一个月后就没有了,我也不清楚,“她说。目前,她已与一家机构签订了合同,每周为该公司的客户制作一至三部视频。

像Crypto Sally这样的新影响者的机会正在迅速增长。ICO市场现在挤满了成千上万类似的项目,不断地争夺着关注和投资。拉高出货等骗局已经让许多潜在的投资者退却。《华尔街日报》的一项调查发现,在1450个项目中,有近20%具有明显的欺诈行为。来自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审查越来越多,让那些为注册为证券的美国“公共事业通证”项目饱受打击。与此同时,比特币和以太币等主要加密货币价格的持续下跌,让加密投资者的资金持续减少,导致他们无法承受新通证的风险。更糟糕的是,Facebook、Twitter、谷歌和必应已经禁止了与加密相关的广告。各大项目必须拥有足够的创意,才能被投资者所了解。

于是,他们开始求助影响者、增长黑客、公关机构、Telegram管理者和赏金猎人。而这种方式的成本也变得越来越高。在加密行业震耳欲聋的炒作和泡沫欺诈之下,推销员的经济正在蓬勃发展。

ICO的伟大创新就是消除了创企融资过程中最令人沮丧和神秘的方面。但是现在,在多层次的推销者、诈骗者和垃圾邮件发送者以及监管机构的推动下,ICO看起来比传统融资方式更加复杂、昂贵、耗时和风险大。创企们不禁问自己,“如果我能通过召开几次会议从风险投资公司那里筹集500万美元,为什么还要经历ICO的整个过程呢?”加密分析公司ICO Watchdog首席执行官Shaun Newsum说。都指向Telegram这个终点

该行业的大部分行为都发生在名为Telegram的消息应用上。(较小的加密社区存在于消息应用Slack和Discord中。)在Telegram上,有各种各样的群组,用于发现新项目、建立网络、辩论、思想领先和推动。有些群组的目的是非常明显的,就是为了计划非法的拉高出货骗局。有传言称资深加密投资者(被称为“鲸鱼”)的专有渠道会收取高达50万美元的公司费用,而这只是为了发布一条新项目的链接。

每个项目都需要一个Telegram群组来招募用户和投资者,让他们保持兴趣,并解答他们的疑问。(“何时兰博?”是一个流行语的简写形式——“这个通证何时让我变得足够富有,能购买兰博基尼?”)由于许多通证销售是在技术建立之前,所以Telegram群组也成为项目受欢迎的罕见数据点。“这可以代表一家公司的活跃度,”科技投资公司Science Inc.首席执行官Michael Jones说。而且就像任何成功的随意措施一样,它是可以被操纵的。

吸引用户进入Telegram群组的最简单方法是免费赠送现金,或者以通证的形式进行“预付款”,作为尚未启动的加密项目的“奖励”。4月份,一家专注于专业验证和招聘的区块链公司SpringRole,为每位邀请朋友加入Telegram群组的用户提供了每一人100Spring通证的奖励。该群组一个月内从1500名成员跃升至6万名。首席执行官Kartik Mandaville表示,目标是让他们在启动时,使用SpringRole的专业档案服务。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增长黑客方式,”Mandaville说。此外,赠送通证比在Facebook上收购用户要便宜,他表示,这一方法大概耗费每人10美元的成本。“这是世界上第一次可以在没有真正付费的情况下获得用户。你可以用现在还没有价值的通证支付他们,“Mandaville说。当然,SpringRole希望它能向公众出售通证并在交易所上交易Spring货币。

像SpringRole这样的项目催生了一种新的财富创造形式:赏金狩猎。一个加密赏金猎人可能会这样开始他们的一天:访问一个用于策划通证赠送的网站或Telegram群组,如ICOdrops、Bounty0x、AirdropAlert.com或Bitcointalk的山寨币赏金板块。他们可以浏览那些完成小型数字任务换取通证的项目,然后决定哪些看起来最有希望,并开始点击。

加入一个Telegram群组可以获得通证。在线测验投票可以获得通证。将项目网站翻译成越南语、土耳其语或俄语可以获得通证。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关于项目的信息可以获得通证。创建有关该项目的视频可获得通证。所有这些都必须汇总到电子表格并记录。有些项目正在放弃赏金任务,选择在称为“空投”的宣传活动中赠送货币。如果这些通证可以在交易所上市并交易,他们可以用其他加密货币和法币进行交易。

“ICO就像一个增长黑客的梦想,”ICO Watchdog的Newsum说道。“如果你知道如何推动会员推介,那你就可以做得很好。”

一位自称为“Crypto Shaolin”的赏金猎人表示,他每周平均花费15至20小时,通过Bounty0x完成赏金任务,今年迄今为止已收入超过5万美元。他的妻子也做了一些赏金任务;他估计她赚了2.5万美元左右。他说,Crypto Shaolin所寻找的赏金任务都是拥有“最佳时间/支出比”的。他还评估哪些项目很可能取得成功,从而为其通证提供实际价值。

管理Telegram社区的丹麦公司AmaZix的首席执行官Jonas Karlberg说,赏金计划之所以可以用于这些项目,是因为视频和社交媒体帖子能够“赋予产品一个声音”,帮助外部人更好地理解它们。“没有人想坐下来阅读一本长达60页且技术含量高的白皮书,”他说。但他警告说,低风险的赏金任务,如无意识的社交媒体分享,对项目没有多大价值。“这些赏金猎人只是为了获得一些快速奖励,”他说。

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从去年年底开始仔细研究无管制的通证销售后,美国公司正在谨慎行事。因此,许多加密项目不允许美国居民参与赏金计划,或者要求所有参与者通过验证身份来通过“Know Your Customer”的合规性。尽管如此,欺诈者通常使用多个账户来积累通证。SpringRole拒绝了6.5万个假Telegram账户,这些账户都是因为可疑的活动,如重复的IP地址或临时域名而被拒绝。Crypto-Land的客户支持

一旦一个项目在Telegram中积攒了一定的关注度,就开始控制数量了。任何活跃的Telegram群组都会与推广其他项目的垃圾邮件发送者、向该群组添加虚假用户的僵尸工具以及试图欺骗人们购买虚假通证的模仿者进行抗争。(Mandaville说他发现了7个假的SpringRole Telegram群组和10个使用他的名字和照片的不同账户。)此外,竞争对手还会迫切传播有关该项目的FUD(恐惧、不确定性和怀疑)。“就像进行一场有5万人的Twitter直播一样,其中有支持也有反对你产品的人,”Jones说。

除此之外,真正的人类支持者拥有很多方面的问题,比如跨多个时区,以及语言问题。他们什么时候获得通证?项目何时启动?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将通证兑换成现金?“这些人几乎每秒都在提问,所以这是一个管理噩梦,”Mandaville说。

要想回答这些问题,就需要雇佣社区管理者,来扮演一些重要角色,比如发言人、技术专家、法律专家、营销人员、垃圾邮件过滤者和规则执行者。像AmaZix这样的机构就横空出世,来满足加密世界的特殊需求。该公司派出12个时区的25位社区管理人员来管理SpringRole的Telegram群组。

上线仅一年,AmaZix就已经发展到95个客户和150名员工。它已经扩展到赏金计划和影响者营销,包括与Crypto Sally的自由合同。该公司的服务需求量非常高,因此仅是评估项目是否可行,它就向潜在客户收取7900美元的费用。Karlberg说,评估和收费旨在保护公司和更广泛的加密社区免受诈骗干扰。AmaZix拒绝了大约80%的项目,而这些项目都支付了评估费用。

但欺诈总是能在加密领域中找到方法。AmaZix已经放弃了将虚假用户和机器人账户添加到群组的客户。它还解雇了一名以四个独立身份为公司工作的员工。(“他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的调解者,”Karlberg指出。)

提供各种各样加密服务的提供商都被各种请求所淹没。根据联合创始人Kelley Weaver的说法,去年秋天,加密公关公司Melrose PR每周从寻求营销服务的ICO项目中收到100份冷请求,这对于像PR这样的服务导向型企业来说是令人惊讶的。为了消除诈骗,该公司为潜在客户创建了精心制作的表格。但最终它也停止了这一做法。“不幸的是,诈骗总是会更多一点,”Weaver说。除此之外,拥挤的市场意味着比一年前更难以消除噪音,并为ICO生成一定的覆盖面,她说。最近,Melrose PR更侧重于区块链基础设施项目而不是ICO,并鼓励客户在Medium和Steemit上讲述他们自己的故事,而不是寻求媒体报道。

但是,当你可以聘请影响者寻求报道一种还不存在的通证时,为什么要打扰媒体呢?Mandaville指出,SpringRole在Steemit上有许多评论,这要归功于该公司的赏金计划。(有些评论包括免责声明,表明他们是作为赏金计划的一部分而创建的,但其他人似乎没有这样做。)他对YouTube影响者收取多达1.5万至2.5万美元的通证评价费用感到惊讶;一些公司甚至会为YouTube营销单独分配15万美元。规避广告禁令

Facebook、谷歌、Twitter和必应的加密广告禁令并没能组织加密玩家尝试购买广告。加密公司发现了变通办法,在某些情况下使用“c-currency”一词或用零代替比特币中的“o”。

以Etherisc为例,这个本月晚些时候推出通证销售的保险区块链项目,通过使用通用高端的技术术语回避了Facebook的禁令。该公司于5月底在Facebook上打出的推广其“去中心化协议”的广告,花费了1132欧元。Facebook的一位发言人称,这些广告违反了其政策并被错误地批准。

即便如此,这样的结果并不是Etherisc所预期的。该公司广告仪表板的图像显示,该公司最终收获了超过5.6万个赞,主要来自尼泊尔、印度尼西亚和孟加拉国。Etherisc的创始人Stephen Karpischek表示,他怀疑这些点赞来自僵尸程序或点击农场,并不是真实的。他不希望Etherisc与购买虚假关注者有联系,所以他正在考虑删除该页面并重新开始。

一位谷歌发言人表示,3月份宣布的广告禁令尚未生效。(它将在六月份生效。)在此之前,加密公司都可以利用这一延迟期限。搜索诸如“购买 ico”、“通证销售”和“投资加密”之类的术语会产生大量有关加密货币项目、白皮书和ICO的广告。

这对加密骗子来说是最后的繁荣时刻。高中毕业生Skyler Sigman在三个月前推出了播客The Crypto Sky,认为这可能有助于他找到一份工作。但它的增长速度很快, 达到了5000多次下载量,于是他相信可以靠赞助来谋生。Sigman指出,加密影响者在Twitter上与各大项目的合作趋势“一直在增加”,但他并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人们应该为辛勤工作获得奖励,尤其是当这些人有关注者时,”他说。

AD:6月15日,北京千禧大酒店!猎云网将与您相约“破界·颠覆——猎云网2018年度区块链产业峰会”,共同见证行业嘉宾的思想洞见与最新前沿趋势!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