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印度恶性暴力事件竟源起社交平台!WhatsApp该当何罪?_TOM商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印度恶性暴力事件竟源起社交平台!WhatsApp该当何罪?
2018-09-14 08:59 猎云网   

 

WhatsApp是Facebook旗下一款即时通讯应用,印度是它的全球最大市场。

【猎云网】9月14日报道(编译:柠萌)

编者注:WhatsApp是Facebook旗下一款即时通讯应用,印度是它的全球最大市场,用户数量超过两亿。但现在,WhatsApp在印度正深陷虚假新闻危机。近几个月来,印度近期已经发生过数起私刑致人死亡案,其中数起都是因为WhatsApp平台上的网络谣言所导致。本文将带你了解印度Rainpada村恶性暴力致死事件的始末,以及印度政府、民众和WhatsApp各方的观点及举措。

根据印度媒体统计,今年7月,因村民误信拐卖小孩的虚假消息,已有5个陌生人被打死。无一例外,正是通过Facebook旗下WhatsApp,类似谣言才在印度蒙昧的农村被广泛传播。

在村民因WhatsApp上的一则谣言将5个陌生人打死的几个小时后,没有人前去清理现场血迹,因为血实在太多了,画面十分血腥恐怖。

事情发生在一个名叫Rainpada的部落村庄里,血凝结在该村村委会办公室地板上一个6英尺长的水坑里。墙上挂着圣雄甘地和印度政客的画像,布满了灰尘,依稀能看到血迹斑斑。连天花板上都溅了很多的血。当天晚上,村委会向邻村的5名工人提供了5000卢比(约合70美元)的清理费。他们用旧纱丽擦拭血迹,然后把尸体焚烧,将骨灰埋下。

事件发生五天后,警方逮捕了大部分嫌疑人。他们每个人都承认对这五名男子发动了袭击。他们都是Rainpada的牧民,该部落村庄位于孟买以南200英里。而且,他们都表示,他们是在WhatsApp上看到了令人震惊的视频,视频向村民发出了警告,声称会有外来的可疑人士绑架儿童。

目前,嫌疑犯正在等待审判。“我们客户的立场是,他们真的以为这五个人是儿童绑架者,因为他们在WhatsApp上看到这类信息已经有几个月了。”Akshay Sagar和Manoj Khairnar说。“他们说,只要孩子安全,他们就不会后悔。”

WhatsApp是Facebook旗下的即时通讯服务应用。印度是WhatsApp最大的市场,用户超过2.5亿。印度人热衷转发,其转发的消息、照片和视频在全球稳居第一。WhatsApp已经成为这个国家文化和社会结构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论是在年轻一代,还是年长一代中都十分流行。这是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皇冠上的宝石之一。2014年,扎克伯格斥资190亿美元收购了这款应用。这款应用最初是一个信息传递平台,但现在正在向更多方向发展,目前已经在印度测试一项新的支付功能。

然而,最近WhatsApp却让印度人频频丧命。今年6月,有关儿童绑架的谣言在网上流传,数百人因此对一名29岁的男子和他的朋友实施了私刑。当时,这两人正经过印度东部地区Karbi Anglong的一个村庄。今年7月,也就是Rainpada事件发生两周后,数百人向一名访问南印度Murki村的IT工作者投掷石块,导致该工程师死亡。自今年5月以来,印度发生了至少16起私刑事件,导致29人死亡。印度政府官员表示,是WhatsApp上的错误信息煽动了暴民,导致了一系列悲剧的发生。

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Facebook在传播错误信息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随着这一事件的发酵,引发公众信心持续下跌,陷入危机。不过,目前该公司正在努力解决发生在Rainpada等地的另一种严重问题,即其旗下产品WhatsApp平台虚假信息泛滥,导致数人枉死。Facebook的使命是赋予人们建立社区的力量,让世界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扎克伯格和他的硅谷高管团队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试图完成这一使命,但他们未能预见到这款应用会带来如此恶劣的影响:虚假信息、恶意宣传、不实谣言甚至仇恨。

在发展中国家,Facebook这种不惜一切代价实现增长的方式会为人类带来各种糟糕的后果。在缅甸,仇恨言论通过该公司的Messenger应用程序大肆传播,加大了对罗兴亚穆斯林种族灭绝的呼声。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在Facebook上煽动大众愤怒和恐惧,为一场残酷的毒品战争服务。在巴西,反疫苗接种团体在WhatsApp上传播有关黄热病疫苗接种的虚假信息,导致这种疾病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上升趋势。而在印度,村民们(许多人是第一次上网)在观看了经过广泛传播的、从未知来源转发的有关拐卖儿童的警告视频后,纷纷陷入疯狂。

因为WhatsApp的加密能力很强,这些视频的来源无法追踪。在Rainpanda事件发生几个月前,这些视频就已经在印度的WhatsApp群中流传开来。一段视频显示,一名妇女穿着罩袍,显然与穆斯林宗教有关。她紧紧抓住一个孩子的胳膊,迅速走开了。另一段视频展示了一个孩子的静态图像,这个孩子被切除了内脏。旁边还有一个声音在警告器官掠夺者。这段时长34秒的视频以一个命令的口吻结束:“将这个视频分享到你所有的WhatsApp群组。否则,你就不是你妈亲生的。”

7月3日,在Rainpada发生致命殴打事件两天后,印度信息技术部发表了一份公开声明,称WhatsApp上“充满谣言和挑衅的不负责任的爆炸性信息”令人深感担忧。在声明的最后,印度信息技术部对该公司及其领导层提出了指责,并强调他们“不能逃避责任”。

第二天,WhatsApp对印度信息技术部进行了回复,表示他们“对这些可怕的暴力行为感到震惊”,但辩称,要有效地解决虚假新闻泛滥问题,需要政府的帮助。WhatsApp对这款应用本身做了一些改动,增加了“转发”标签来重新发送信息,并将用户在印度转发信息的人数限制在五人或五个群组以内。该公司还在30多家报纸上刊登了7种语言的整版广告,为人们提供辨别虚假信息的技巧。最近,这家公司发起了一个无线电运动,希望借此警告人们在面对转发的虚假信息时一定要保持谨慎的态度。


然而,印度政府一直希望得到的远不止于此。它要求WhatsApp开发工具,帮助追踪消息的来源,表面上可以在当局追查这些假视频的创作者时提供协助。

WhatsApp的发言人Carl Woog提供了以下声明:“我们认为,如果在WhatsApp中建立‘可追溯性’不仅会破坏端到端加密技术,而且也不利于WhatsApp的私人性,可能造成严重滥用。在我们前进的过程中,除了继续为用户提供隐私保护外,WhatsApp还将继续致力于与社会上的其他组织或部门合作,共同应对虚假信息带来的挑战。

这就是WhatsApp当下面临的问题。与许多互联网连接平台一样,WhatsApp一再辩称,它不应该对用户发布的内容负责。WhatsApp由Jan Koum和Brian Acton于2009年创立,2014年被Facebook收购。WhatsApp专注于开发工具,让人们能够安全地、快速地共享信息,同时它强烈反对用户共享内容应当适度这一观点。

但是,这种对私人、轻松分享的不懈关注并不能解释规模上的二级甚至三级效应:如果有超过10亿人使用这项服务时会发生什么?如果这些人当中的一些人对他们使用的技术了解不深,对更广泛的互联网的不真实性了解有限时,又会发生什么?如果某个人煽动暴力的行为可以立即与数百人分享,再由这数百人分享出去,会发生什么?

在印度,暴徒私刑并不是一种新现象。据一些报道称,2000年至2012年间,印度有2000多起私刑——远远早于WhatsApp出现之前。但毫无疑问的是,WhatsApp的出现加剧了这一问题。截至目前,WhatsApp的领导层尚未访问受暴徒暴力事件影响的村庄。

Rashmi Sinha是一位在印度出生的科技企业家。在她看来,私刑不断增多与WhatsApp在印度的影响力不断扩大,以及它传播信息和谣言的速度加快之间有着明显的关联。

她说:“即使已经发生的事情跟你没有太大关联,我也会把它当成一个负责任的领导者,努力让我的软件适应它所使用的任何有害模式。说到底,应该承担责任的是暴徒私刑,而不是WhatsApp。但如果你想让软件被用户使用,让人们与它维持长期的关系,平台就不能让人们产生幻灭感或出现严重问题。”

Woog表示,该公司非常关心全球用户的安全。我们对今年早些时候发生在印度的暴民暴力和谋杀事件感到震惊,我们认为这是一次严峻挑战,需要政府、公民社会和技术公司共同合作来采取行动。他指出,为了遏制信息滥用,他们进行了产品改革;也采取措施使用户知悉在转发的信息中可能出现虚假内容的风险,包括通过广播广告和针对暴力发生地社区领导人的“数字素养培训”。

然而,即使WhatsApp和印度政府能找到解决方案,对于死者和被监禁的人来说,仍然为时已晚。现在,村子里空荡荡的。因为担心警方的质询会牵连到他们或他们的亲属,大多数人已经逃离了Rainpada;7月那个闷热的周日发生的事情几乎看不到痕迹了,只有村委会的地板上有一块褪色的粉色污渍还在提醒着人们那个恐怖的过往。WhatsApp是如何来到Rainpada的?

Rainpada是一个很小的村庄,除非有一个值得信赖的当地人引导你,否则要找到Rainpada并不容易。这里没有任何标志,也没有路碑。为了到达那里,你得穿过Pimpalner镇,这是一个拥有23000人口的小镇,在Rainpada向东大约16英里。接着,你要沿着这条路慢慢向西拐。几分钟后,建筑物逐渐淡去,道路逐渐变成一条土路,两边都是亮绿色的那加利玉米田,时不时会有土屋挡住去路,这些土屋的屋顶还是用茅草铺的。

多年来,这个坐落在Dhule(印度政府认为最不发达的地区之一)西部边缘的小村庄里的几千人过着简朴的生活,他们靠向最近的小镇上的批发商出售玉米为生。

但近些年,印度的年轻一代都会前往最近的大城市——100英里以外的苏拉特(Surat)谋生,靠出卖劳动力赚取每日的工资。根据印度《经济评论》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的一份报告,Rainpada所在的Dhule地区的居民平均月收入不到100美元,远低于印度人均月收入133美元的水平。大多数人甚至买不起电,只能非法使用电力,然后直接从架空的电力线把电送到家里。在Rainpada地区,只有63%的人能够读写,是印度文盲率最高的地方。

然而,Rainpada的许多年轻人都渴望拥有一款安卓智能手机,手机上还得安装WhatsApp。“我们村里大多数人都不识字,”21岁的Sunil Popat Bhairam说,她来自附近的一个村庄,是一名社会科学专业学生。“他们不知道‘www’、‘互联网’或‘数据’是什么。他们所知道的是,他们可以使用WhatsApp观看和分享视频。”WhatsApp是印度使用人数最多的应用程序,领先于Gmail和YouTube。数据显示,自2017年以来,WhatsApp在印度农村地区的活跃用户比例翻了一番。

互联网之所以出现在Rainpada,要感谢印度发生的一场电信战争,这场战争将数据价格降到了非常低的水平。每天晚上,Rainpada和Dhule的其他几十个村庄周围的小山都被数百台安卓智能手机的光芒照亮,因为山顶上的手机信号比村庄里的要强得多。数百英里之外,印度城市里的年轻人在Instagram上分享他们在时髦的休息室和蹦蹦跳跳的迪斯科舞厅里的故事,村里的年轻人则在这些小山顶上用便宜的安卓手机和几十千兆字节的廉价预付费数据计划创建自己的数字酒吧,并享受其中。他们在WhatsApp上分享电影、音乐、色情内容和虚假信息;他们还通过这款应用与搬到大城镇寻求教育、工作等机会的朋友和家人聊天。

“我们大多数离开村庄到外面学习或工作的人,至少都在属于我们村庄的几个WhatsApp群组里。”Sandeep Wadhwe说。Wadhwe是一名本科二年级的学生,他来自一个名叫Mullge的小村庄,村里只有1500人。他就是两个与Mullge相关的WhatsApp群组的成员。这两个群组一个是面向农村青少年的,既有仍住在村里的人,也有已经搬走的;另一个是官方的村庄群组,成员包括村委会主任、一名警察联络员和一些显赫家庭的成员。

“这些群组的消息就是从像我这样搬出去的人那里转发来的。”他说,“这就是他们获得信息的方式。”一旦村里最重要的人接触到了这些信息,剩下的就是口口相传了。“我比村里别的人受的教育多,所以我不相信谣言。”Wadhwe说,“但我们村里没人看书,也没人看电视。他们只从WhatsApp上获得更新,所以他们不知道该相信什么。”

虚假信息研究人员Renee DiResta表示,这只是问题的一部分。她指出,封闭的社会群体会在成员之间产生信任。人们倾向于相信他们从朋友和家人那里看到的东西。她说:“如果没有外界的声音,群组就会变成回音室。”参与者可能会避免说出他们认为不对的东西,以免扰乱内部秩序。

在这些夜间外出活动中,一个很受欢迎的就是通过文件共享工具交换应用程序,比如ShareIt和Xender,不需要借助谷歌Play store,免去了注册一个谷歌账户的步骤。这意味着,这些地区的大多数人使用的是较早版本的WhatsApp,不支持该公司最新的反误传功能,比如在转发的信息上贴上标签。当BuzzFeed News对该地区十几名年轻人的手机进行调查时,发现只有一部手机安装了最新版本的WhatsApp。

22岁的Sunil Jagtap来自距离Rainpada 45英里的Allihabad村。今年5月,他打开WhatsApp,看到一段视频,内容是警告人们提防拐卖儿童。这段视频是他在附近的一个城市做洗碗工的朋友转发给他的,具体来源尚不清楚。视频中有几十名死亡儿童的照片,还有一名印度男性的画外音警告说,外来人会偷走儿童的器官。Jagtap并没有把它转发到他的群组里,但是他看到其他人也分享了它。他说:“很明显,视频在四处传播。”

但实际上,这张恐怖的照片不是来自Allihabad的,甚至不是在印度拍摄的。对这张照片的分析表明,这张照片是在叙利亚遭受化学武器袭击后拍摄的。另一张从WhatsApp的第二段视频中截取的儿童尸体的照片被发现是来自一些边缘阴谋博客,这些博客在2017年7月就警告说,一个吃人的怪物正在印度村庄出没。

Rainpada及其邻近村庄的人们并不知道这些视频来自哪里,也没有理由质疑其真实性。毕竟,视频是由他们信任的WhatsApp群里的朋友或家人发送的。当五个陌生人在一个平常的周日早上走进这个村庄时,大多数人已经看到或至少听说过这个关于拐卖儿童的谣言,不管他们有没有智能手机。梦魇般的周日早上

Rainpada村委会的一名成员Sakharam Pawar在私刑发生前几个月就听到了拐卖儿童的传言,是从邻居和孩子那里知道的。他从脏兮兮的衬衫口袋里掏出一部诺基亚手机,他说:“我不用智能手机,这手机也是6年前的了。我也不用WhatsApp。我只学习到四年级,不会读写。”

7月1日的早晨,5个陌生人来到了Rainpada——一个被恐惧和焦虑紧紧缠绕的村庄。他们来自印度东北部的马哈拉施特拉邦,是一个游牧部落的成员。这五个人中有四个人来自同一个家庭。

大约在上午9点30,Pawar坐在家门口,突然听到一阵骚动。起初,他没太注意,认为是别人酒后打架。接着,尖叫声越来越大。

他穿上破旧的橡胶拖鞋去看看情况。当他到达时,那五个陌生人已经浑身是血。他们的披肩歪歪扭扭的,被撕成了碎片。40个暴徒朝他们扔拖鞋和石头,有的赤手空拳殴打他们。几百名旁观者向他们欢呼。十几个人录下了攻击视频,并将其发布到WhatsApp群中。Dhule警方后来利用这段录像来识别嫌疑人并逮捕他们。

当时的Dhule警方负责人M. Ramkumar说,这起事件发生在一个名叫Gotilamba的小村庄里。这个小村庄里距离Rainpada有四分之一英里,五名男子在那里下了公共汽车,打算走完剩下的路去村里的每周集市。Ramkumar说,就是在这里,其中一名男子看到了一名9岁的女孩,据称还给了她饼干。据警方负责人和28名被告中部分人的律师说,这一明显善意的举动使22岁的学生Pawar警惕起来。Pawar拦住他们,开始盘问;其他人很快也纷纷效仿。律师Akshay Sagar和Manoj Khairnar表示:“Pawar是一名年轻人,是该地区典型的智能手机和WhatsApp用户。”

目前尚不清楚这些问题是如何升级为暴力行为的,但后来,暴民对他们五人实施了大约一小时的殴打。有一小部分人进行了干预和劝阻,他们设法劝服这些暴民把他们锁在村委会办公室里面,并把木窗闩上。

但是,这并没有阻止疯狂的暴徒们。汹涌的人群打破了亮蓝色的前门,敲打着窗户冲了进去。一些人对他们听到的拐卖儿童的谣言大喊大叫,甚至想在议会办公室外的院子里活活烧死他们。

一段视频显示,在一名受害者死亡很久之后,一名年轻男子还用一块大石头猛击他的头部。还有一名暴徒在村委会办公室冷静地检查一名受害者的脉搏,发现还有脉搏时开始用砖头打他。一份医院报告指出了五人死亡的原因:头骨骨折。

Ramkumar表示,目前被捕的28人中有26人年龄在20到25岁之间,他们都是WhatsApp的用户。“我认为他们肯定受到了WhatsApp上看到的内容的影响,”他说。“我们不能否认,这款应用发挥了一定作用。”

村委会成员Pawar也表示,WhatsApp快速传播谣言的能力加剧了暴民的愤怒。他说:“我从小就住在这里,这个村子从来没有发生过暴力事件。”WhatsApp新任CEO访问印度

对于Facebook来说,2018年是充斥着丑闻和道歉的一年。今年4月,扎克伯格在美国国会作证时,谈到了该公司在应对俄罗斯黑客和虚假新闻业务的威胁时的不成熟,称这家社交网站的缓慢反应是“他最大的遗憾之一”。尽管扎克伯格早些时候公开否认了这一说法,但他在与众议院和参议院议员的听证会上表示,Facebook为连接人们而开发的产品确实被用来制造分裂和不和。

Facebook全资拥有的WhatsApp在解决暴徒私刑问题上采取了更为直接的方式。今年7月,该公司关闭了印度的“快速转发”功能,还将信息的转发次数限制在5次以内。但在7月5日致印度IT部的信中,该公司辩称,政府、民间社会组织和科技公司的集体解决方案,要比对其服务进行重大改革更好。8月底,在印度媒体和议员的压力下,WhatsApp的首席执行官Chris Daniels飞往印度,与印度政界人士会面,不过他没有实地访问任何一个发生私刑的村庄。迄今为止,WhatsApp的高管也没有。

WhatsApp的支持者称,信息服务不应对其用户的通信负责。他们说,如果打电话的人通过电话策划了炸弹阴谋,你就不会追究电话供应商的责任。然而,WhatsApp显然加剧了印度的一些社会和文化问题。当然,它使虚假信息比以往传播得更快、更远。

对科技企业家Rashmi Sinha来说,问题在于WhatsApp是在美国设计和制造的,但现在正在世界各地的不同市场部署。各个地方的社会规范和在线行为各不相同。

虽然WhatsApp可能会引入一位驻印度的政府关系主管来处理印度的问题,但它并没有屈服于印度政府最大的需求:消息可追溯性。WhatsApp以用户隐私的核心原则为荣,在其平台上使用端到端加密技术,使其无法查看或访问用户之间发送的内容。印度官员希望WhatsApp开发一种变通方法,能够追踪虚假信息视频的来源。

目前的问题是,解决印度拐卖儿童虚假视频传播最明显的办法,与WhatsApp业务的核心宗旨截然相反。尽管WhatsApp目前基本上已经逃脱了惩罚,但有报道指出,政府已要求电信运营商探讨在紧急情况下屏蔽Facebook、WhatsApp和其他即时通讯应用的可能性,这表明该公司可能面临未来的问题。

扎克伯格尚未公开承认私刑事件,但在7月底的Facebook财报电话会议上,他谈到了公司在即将到来的国内外大选前与假新闻的斗争。印度大选将于明年春天举行。他还谈到了WhatsApp在印度的支付测试,并强调印度是WhatsApp增长的支柱。“你为什么相信WhatsApp上的这些废话?”

7月1日,在5名陌生人被殴打致死的两小时后,两个身材魁梧的警察冲进当地一家有线新闻频道AE Vision的新闻编辑室。他们命令该频道的总编Rajesh Pathak准备好笔和纸,把这篇文章写下来,还要传播给观众。

30分钟后,Pathak和这两名警察联合向人们发出了警告:WhatsApp上的关于拐卖儿童的信息可能具有误导性,我们要求大家不要相信。任何沉迷于暴力或传播这些信息的人都将被逮捕和起诉。

“我担任这个频道的编辑已经有11年了,这里也发生过一些骚乱事件,但我从来没有被执法部门勒令做过类似的事情。”Pathak说。

在接下来的48小时里,这条信息一直在屏幕底部滚动,并在整个地区向该频道的10万多名观众播放。在暴力私刑发生的第二天,当局还关闭了该地区的互联网接入,长达24小时。

这是Dhule警方早期反虚假信息工作的一部分。自从5月份全国各地开始出现由WhatsApp虚假信息导致的暴力私刑以来,Dhule当局就一直在绞尽脑汁地想办法警告该地区的人们。Rainpada谋杀案的残暴性促使他们采取行动。

除了在当地有线新闻频道上发布警告通知外,当局还在Dhule内外分发马拉地语小册子。他们还在当地报纸上发出呼吁。最重要的是,他们利用WhatsApp来传播他们的反虚假信息。他们建立了一个由警察组成的WhatsApp群组金字塔,警察被派去监控特定的村庄群组。该地区的每个警察局将管理100个村庄。

Shahaji Shinde在Dhule成立了一个叫Navanirmiti Sanstha的非政府组织。近十年来,该组织一直在努力解决影响Dhule最贫困人口的教育和劳工问题,却从未考虑过研究技术或虚假信息问题。但Rainpada事件让Shinde相信,该地区的低识字率和贫困水平,以及通过WhatsApp传播的虚假信息,是一个致命的组合。

在暴力私刑发生一周后,Shinde和组织的9名志愿者接触了Dhule警察,并提议建立合作关系。他们将用当地的亚希拉尼方言写作并表演街头戏剧。但是,他们请求警方保护,他们不想被误认为是儿童绑架者收到暴力对待。警察同意了。Shinde和他的志愿者团队现在已经在WhatsApp上表演了大约12场关于虚假信息的街头表演。

他们通过情节还原的方式向观众们演绎了虚假信息在WhatsApp传播可能带来的种种恶果,并在演出结束时鼓励大家一起承诺。他说:“我保证不散布会扰乱社会秩序的虚假新闻和错误信息。我保证履行我的职责。我保证做一个负责任的公民,为国家尽自己的一份力量。”Rainpada成了一座鬼城

在Rainpada的暴徒谋杀三周后,这个村庄变成了一个鬼城。这种情况已经持续有一段时间了。事件发生数小时后,数百人因害怕警方镇压而逃离。这里唯一的声音是雨滴撞击地面和鞋子触碰地面发出的嘎吱嘎吱声。一条鲜绿色的蛇懒洋洋地穿过一条小路,消失在周围的田野里,孤独的母鸡在废弃的土屋外面咯咯叫。街上只有几个孩子,他们在爷爷奶奶的监督下,在屋外的雨中嬉戏。只要有人走近,他们会迅速抓住孩子们,把他们带到屋里,关上门。

59岁的农民Daulat Tungya Babul在村庄边缘拥有一个三英亩的纳加里农场。在事件发生后,村庄人口骤减,他现在只能从邻近的村庄雇佣工人帮忙,收入也大大减少。“发生了这样的事,我很不好意思走出Rainpada,”他用当地方言说。“每次我们去的时候,人们都问我们:你们不觉得属于那个村子很丢脸吗?你没有良心吗?你们这些人怎么能这么做呢?”Babul没有手机,也从未听说过WhatsApp。

他说:“我不确定这个村庄能否从灾难中恢复过来。”他双手合十,泪流满面,说话时声音沙哑。“但我是个老人。我想在那边的山上建一所小房子,住在离它很远的地方。”

 

责任编辑: 3980SYN TO006

责任编辑: 3980SYN TO006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