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于燮康: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生态已完满,应以应用牵头实现自主创新_TOM商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于燮康: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生态已完满,应以应用牵头实现自主创新

C114讯 5月20日消息(陈宦杰)集成电路产业作为战略性的基础产业,其技术水平和产业规模是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重要标志之一,是信息产业的核心。改革开放40年,我国工业各产业均取得长足的发展,集成电路(即芯片)虽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但依旧无法满足整机厂商的需求,长期依赖进口。

为提高国家产业竞争力,保证现代工业不出现“断粮”危机,我国已将推动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列入实体经济发展的第一位。在近日举办的“2019世界半导体大会”上,华进董事长、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理事长于燮康接受C114的采访,就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遭遇的难点进行了深度剖析。

以应用牵头,带动产业发展

于燮康直言不讳地说道:“加入WTO后,我国承诺进口集成电路产品0关税。由于当时产品与产品之间实际存在的差距,本地产品在性价比上根本争不过进口产品,自然得不到整机厂商的青睐。”

据C114了解,中国集成电路产业起步很早,可以从1965年算起,但受巴黎统筹委员会限制,发展极其艰难。1978年,国家确定由无锡国营742厂承担双极型线性集成电路工程,从日本东芝公司引进彩色电视机用双极线性集成电路生产线,这是1980代我国引进的规模最大、涵盖全产业链的首条集成电路生产线。

1990年以后,国外半导体公司趁着我国改革开放入驻中国。他们依托雄厚的技术实力、先进的装备水平,瓜分中国的半导体市场。即便内资企业在个别领域推出成熟的产品,也敌不过竞争对手大打价格战。

于燮康表示,当前国际形势复杂,面对美方加增集成电路产品关税、限制出口等政策,整机厂商固然遭遇严峻的挑战,但对中国集成电路产业而言,这是必须牢牢抓住的机遇。当前,我国集成电路的产业链已十分完满,要进一步发展,离不开整机厂商的配合。

“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要以应用为牵头,实现产业链的相互协同。”于燮康解释道:“集成电路产品都要经历从不完善到完善的过程,这需要整机厂商指出不足,并给与集成电路厂商一个输出的机会。之前,我们一直在呼吁,实际上做不到。如今,我们什么产品都可以生产,已具备这样的生态。”

人才缺口32万,产业布局需集中

在于燮康看来,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存在各式各样的问题,但归根结底还是人才的问题。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目前在建集成电路生产线25条以上。《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7-2018)》指出,到2020年前后,我国集成电路行业人才需求规模约为72万人,而我国现有人才存量40万人,人才缺口将达到32万人。

与巨大人才缺口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新鲜血液”缓慢的补充速度。我国集成电路产业通常要求从业人员具备一定的学习能力和知识结构,从2017年-2018年从业人员的学历结构来看,本科学历占比65%,其次是硕士和大专。设计企业中,研发人员占80%左右,研发人员中约80%具备硕士及以上学历。根据教育部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高校毕业生人数约800万人。同时,根据白皮书编委会统计分析,我国集成电路专业领域的应届毕业生人数占毕业人数的2.6%,仅12%-15%的毕业生进入本行业,2018年约3万人。

于燮康表示,我国集成电路产业正面临人才全面短缺的窘境。这种短缺非指某一种人才的缺失,而是从企业管理领军人才到研发、设计、封装,乃至芯片制造中负责每一道工序的人才的全面短缺。

针对人才供给的问题,我国主要依靠高校培养集成电路人才与高端人才引进相结合的模式。此外,企业也应建立完善的人才培养机制,通过安排培训课程、技能实践、成长导师等方法,重视“选、用、育、留”四大环节,形成良性的人才生态体系。

于燮康认为,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在建厂布局时应尽可能向大城市集中。他谈道:“从业者要考虑生活环境与子女的教育环境,这需要方方面面政策的配套支持,花大代价引进人才,一年后,却发现人才出走,这有什么意思?”

最后,于燮康再次强调,“集成电路有其技术门槛,核心技术是买不到的,只能产学研用,自主研发。以往,我们的产品以跟随为主,只能作为进口产品的代替品。今后,应从产业链角度出发,以应用为牵头,实现自主创新。”

作者:陈宦杰

【以上内容转自“C114中国通信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C114中国通信网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