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赚不了快钱的教育市场,如何从“野蛮生长”走向“理性回归”? _TOM商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赚不了快钱的教育市场,如何从“野蛮生长”走向“理性回归”?
2019-10-20 10:52 猎云网   

 

【猎云网 北京】10月19日报道(文/吕梦)

10月17日,由猎云网主办的“2019年度教育产业峰会”在北京金茂万丽酒店举办。

近年来,教育行业新政策不断、创新融合层出不穷、多元化教育愈演愈烈,教育行业正面临一场从政策、技术到理念的升级。领途教育CEO刘佰明、乂学教育-松鼠AI合伙人梁静、51Talk CFO徐珉、久趣英语联合创始人、副总裁游贵平、儒博CTO雷宇受邀出席《教育变革下,如何寻找新突破》高峰论坛环节,共同探讨在新政策、新技术、新理念的推进下,教育行业面对升级趋势,将如何把握发展新形势,创造教育新突破?

如今,科学技术深刻影响和改变了人们生活、娱乐等各个方面,但唯独对教育模式的改变甚少?

对此,乂学教育-松鼠AI合伙人梁静认为,除了知识的传授,教育还涉及到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老师还承担着“育人”的责任,因此,从这方面来看,教育并不能仅靠科技、互联网的兴起就彻底被改变。

51Talk CFO徐珉表示,科技仅仅是一种手段,并不能触及教育的本质,教师才是教育过程中非常重要的环节,“任何科技与机器都没有办法替代一个好教师的作用”。

久趣英语联合创始人、副总裁游贵平看来,做教育一定要尊重个体成长的发展过程,“教育的特性不是快速解决问题的过程,而是缓慢的过程”。相比“科技改变教育”,“我更希望的是科技先服务于教育,服务于教学过程的展开,教学质量的提升,让科技服务教育的全过程”。

儒博CTO雷宇的观点认为,教什么、怎么教、因材施教是教育的三大问题。他谈到,“教”就是把知识技能传承下去,“育”就是把价值观传承下去。未来可以把教的工作留给技术,把育的工作留给老师。现有的教育创业者更多的是本着教去的,育的工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这样的教育理念下,创业者商业布局的底层逻辑在哪里?

雷宇以语言类的教学为例表示,很多家长把孩子送到国外或者国际学习,其实是为了创造一个更好的教育环境。为此,儒博会在跟渠道合作的同时,提供在课堂学、在家里练的解决方案。

游贵平谈到,教育创业的商业化,首先需要关注的是运用效率,即用户进到平台后的留存到续费转化;其次,在线教育是一个教育服务的行业,有教育也有服务,教育质量的提升,服务质量的提升,是否可以借助科技的力量来做一些改善、提升。

徐珉的观点认为,从应用的角度来看,短期内对教育可能产生最大的影响应该有两个技术革新,一个就是人工智能,一个是5G。为此,51Talk通过布局51Talk H5互动课程,当中应用了大量人工智能技术,并以游戏的形式提高学习的互动性和趣味性。

梁静在分享中表示,松鼠AI当初创立的原因就在于希望能够改变被动学习的困境,真正做到因材施教。“通过借助人工智能的方式,学生在学习中可以做到因材施教。这种教学方式对他本人来说,是可以感知到自信和成长的。在普通教学环境下,把20分的孩子提高到70分、90分,这是非常难的,但是因材施教是完全可以做到”。

资本降温下,教育领域创业公司的机会在哪里?

徐珉表示有两个方向,一个是下沉市场,三四线城市甚至再下沉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有非常巨大的潜力。

第二,To B。在现今增量减少的情况下,存量市场上的竞争,要求所有的公司都必须要提高效率。那么帮助现有教育企业提高效率的教育科技,也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

游贵平的观点认为,教育行业特殊,教育企业的稳健发展极其重要,因此从业者都需要耐心地打磨内功,必须永远重视内核,将运营和服务不断精细化,对孩子负责对家长负责,长期来看才是正道。

雷宇看来,教育的需求一直存在,因此建议教育机构提高服务质量、开拓市场。

梁静表示,“互联网+”的时代已经过去。它已经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常态,未来AI+教育的产业一定是无限大的。

本次峰会由猎云网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企业管家协办,云集顶级专家、创业精英及投资机构等各行各业领军大咖,邀请数十位资本大咖与创业精英把脉行业新风向,众从业者将解读30+行业典型应用案例,寻找学习3.0时代的新风向。以下为论坛实录,猎云网整理删减:

刘佰明(主持人):各位,大家好!我们几位都在台下听了一上午,感觉特别有收获。前面的特点都是一个人上台,我们觉得力量不够强大,因为现在是寒冬,我们需要抱团取暖,这次我们决定六个人一起上来,可能会迸发出更多智慧的火花。接下来先请各位先简单的跟在座的各位打个招呼。

领途教育CEO刘佰明

雷宇:儒博是为教育赋能的技术类公司。主要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改进现有的课程,向行业提供交互式的课程,主要业务集中在语言类教育。

游贵平:我是久趣英语的游贵平,我们是专注4~12岁小朋友的英语教育,成立于2015年,目前在小班课市场的占有率是属于领头羊的位置,今年暑假也刚刚完成由百度领投的C1轮融资。

徐珉:大家好,我是徐珉,我是51TalkCFO,我们是专注于线上一对一英语教育,2011年成立,2015年纽交所上市,我们现在大概有1.8万的外教资源。

梁静:松鼠AI是人工智能平台,我们有自己研发的学科类的课程,我们覆盖的年龄段是中小学生,目前在全国有2300多家线下学习中心,覆盖到一线到六线城市,非常荣幸德勤发布的人工智能报告当中,我们获得了全球人工智能公司高增长的第6名。

刘佰明:我今天是双重身份,除了是主持人,我也是来自于领途教育。领途教育是专注于在大学领域,做什么呢?是用VR、人工智能、大数据,对人的潜质进行评估提升。所以在座的各位想知道自己有哪些潜能没有发掘出来,会后可以通过猎云网做沟通。

这次圆桌论坛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征集了很多伙伴的建议,包括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一些问题。

大家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这样的,我也代表下面的听众小伙伴请各位做答复或者在这方面做讨论。我们知道,教育领域有两个问题一直在拷问着我们,第一个是“钱学森之问”——中国为什么培养不出领军杰出人才?

除此之外,跟会议主题直接相关的就是“乔布斯之问”——整个信息技术改变了很多领域,包括生活、学习、娱乐等,但是为什么唯独对教育的改变会小得可怜,为什么是这样的呢?

这两个问题在座的各位都听过,我想就这两个话题与在座的嘉宾探讨一下。

梁静:用互联网颠覆的产业,基本上都是把商业模式从线下搬到线上。如果教育工作纯粹从线下搬到线上,那就是MOOC。但是教育还应该有一些学科外的育人功能,老师与学生的交流在人与人之间非常重要,不能单纯靠电商、科技、互联网平台就彻底改变。

乂学教育-松鼠AI合伙人梁静

所以,教育如果被人工智能、互联网科技改变的话,确实需要比较长的时间,不能一下子直接搬到线上,是需要一个环节一个环节的打破,最终可能实现的是教育全产业链当中可以搬到线上,可以被科技改变,但是有一部分是在30年之内不可能被教育改变的。

徐珉:其实这一话题,1996年乔布斯在接受Wired杂志采访时就探讨过,当时他的结论是教育的困境若通过科技摆脱还需要一定时间。当时的困境指的是在美国学校里面课程设计非常落后于社会发展,因为当时还是1996年,乔布斯认为教育体系里面没有一个机制,可以快速地调整课程的设计,保持与社会发展同步。

51Talk CFO徐珉

当时提出了一个关于教育的根本性问题:教育到底教的是什么,育的是什么?科技仅仅是一种手段,并不能触及教育的本质。那么教育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在1995年乔布斯也曾提出过一个观点,他认为教育当中最重要的是教师,而不是科技。

教师是教育过程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任何科技与机器都没有办法替代一个好教师的作用,因此51Talk在做英语的过程中,投入最大资源在我们优秀的外教资源上。

游贵平:我个人的理解是这样的,首先,教育本身是缓慢的过程,我们做教育一定要尊重个体成长发展过程。教育不是说今天说了1+1=2,小朋友今天听到了马上就可以知道、理解,是要有消化、沉淀、应用的过程。所以,教育的特性不是快速解决问题的过程,而是缓慢的过程。

久趣英语联合创始人、副总裁游贵平

其次,在座的各位都是从事教育这块地,我们会发现教育要解决孩子学习的问题,所涉及到的方方面面都需要我们深入研究思考。“科技改变教育”我觉得这个用词可能是太快了。我更希望的是科技先服务于教育,服务于教学过程的展开,教学质量的提升,让科技服务教育的全过程。

今天在座的企业家都是为了“让技术服务于教育”这个目标在努力。比如说我们在做的是在线少儿英语教育,很多家长还是希望找到原汁原味的外教,北京、上海一线城市还算比较好,二三线城市要找到好的外教,确实是比较困难的,所以在线教育应运而生,可以请北美的外教来教学。即使师生相隔万里,却拥有如同面对面互动的上课体验。

科技对信息的变革太快了,我们要做的是科技服务于教育,让教育的开展更加高效,提升效能。

雷宇:教育是个过程,技术应服务于教育这个过程。教什么、怎么教、因材施教是教育的三大问题。其中,教什么主要是育人和整体设计的问题。从事互联网行业的技术类公司将在这3个方面为教育赋能。在因材施教、个性化教学上,解决教育中的现实问题。

刘佰明:我们知道整个教育就是两点,中国两千年教育只做了八个字,所有的机构、所有的教育行业,包括各个部门,一个就是有教无类,一个就是因材施教,有教无类这件事情已经做完了,每个人都有接受教育的全面的机会,但是因材施教这件事情没有做好。那么信息化来了,科技来了,我们最重要的是个性化教学,在因材施教的主题上可以大有作为。

今天我们在搞教育,各种各样的、五花八门的,那究竟教育的本质是什么?我想在这个问题上,各位老总能不能用那么一两句话做精简的概括,不需要特别展开,比较经典的,在你心目当中觉得教育的本质是什么?

徐珉:在我看来,教育的本质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教”的方面,一个是“学”的方面。教的方面,其实是把动物性占比较大的自然人,变成社会性占比较大的社会人。而学的方面,其实就是要成为更好的自己。什么是社会性,什么是好,是没有标准的,而且两者也不同。

我认为教育科技在其中的发挥,主要围绕以下三点:第一,教育科技可以降低学习成本;第二,克服学习上的许多障碍;第三,教育科技可以放大学习的效果。教育科技可以从这三个层面,帮助老师与学生更多地关注到学习上的收获,从而更接近学习的本质。

梁静:两块,第一块是教,你是普通老师教你,还是特级老师教你,还是人工智能教你,教出来的结果不一样。既然全球匮乏优质老师,贫困地区师资力量薄弱,那么,通过借助人工智能算法,可以让不同水平的孩子接受到完全不同、且适合自己的教学内容。

另外,脱离开平日学习的学科类知识,孩子毕业之后最重要的是学习能力、学习方法,这是超脱了学校里面的知识,这块我们称之为素质教育,素质教育是非常重要,但是如何被人工智能所改变、赋能,这也是我们探讨非常重要的一点,否则的话素质教育只能在固定区域内做。

游贵平:作为教育从业者,我所做的工作一定要把教书育人这件事情做好,这是我对教育的理解。那么这里面可能涉及到的环节挺多的,比如说我们久趣英语,首先它是一家科技公司,然后是做教育的,再然后还要把服务做好。

科技+教育+服务,我觉得这三块可以紧密结合,用科技的力量提升我们教学的效果,提升孩子的学习效果,同时利用科技的力量提升我们服务用户的质量,让整个教学过程、学习过程能够有更好的效果、结果,这是我对教育本质的简单的理解。

雷宇:这是非常深刻的问题。“教”就是把知识技能传承下去,“育”就是把价值观传承下去。未来可以把教的工作留给技术,把育的工作留给老师。现有的教育创业者更多的是本着教去的,育的工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刘佰明:教育本质尊重人,激发人。创业者商业布局的底层逻辑是什么?

雷宇:这个问题非常适合我。儒博作为教育行业的后来者,这个时候会归零。看语言类的教育,普通的方式就是课堂授课,不管是线上课堂还是线下课堂。很多家长把孩子送到国外或国际学校学习,其实就是为了创造一个好的教育环境。

儒博作为一家技术公司,在跟渠道合作时候,会提供在课堂学、在家里练的解决方案。“学”是孩子能动性的问题,通过人工智能可以弥补以前教育过程中的很多问题,不仅仅是提升效率,还会整体上提升教育的效果。

游贵平:今天大家在谈教育的时候也是在思考,科技对于教育的影响改变,久趣英语在创立之初就一直在思考,科技可以为教育做什么服务,为企业经营做哪些提升与改善?所以,在这几年我们在技术应用方面有几个板块,我们比较专注的。

第一个是运营效率,这是非常关键的。所有数据的呈现,用户从引进来到留存到续费到转化,每一个环节我们都需要有非常完整的数据来做分析呈现的。

其次,在线教育是一个教育服务的行业,有教育也有服务,教育质量的提升,服务质量的提升,是否可以借助科技的力量来做一些改善、提升。比如说教育环节,大家一直在思考的就是怎么教的问题,同时孩子怎么去学。

在教的这个板块,我们一直在想,每一个在线课堂有局限性,线下教学可能互动会展开。那么科技能不能突破这些瓶颈,把互动做的更生动更有趣,包括借助AI技术,让很多比较枯燥的教学过程更加灵活生动,让每个孩子在上课的过程当中觉得有趣,最终学习效果是有效的。当然包括后期有很多的服务环节,科技都是可以找到一些方法来提升的。

徐珉:从我们应用的角度来看,我们认为在短期内对教育可能产生最大的影响应该有两个技术革新,一个就是人工智能,一个是5G。

为了准备这些技术上的革新,51Talk很早就做了布局,例如我们的51Talk H5互动课程,互动课程应用了大量人工智能技术,并且在其中加了许多游戏,以提高互动性、趣味性。

只有提高兴趣,才可以有更好的效果,获得更好的留存。然而即使在很多技术功能加强的情况下,还是会受到带宽的限制,不得不在一些情况下把清晰度降低,甚至在一些情况下不得不自动地将部分H5互动功能关掉。

因此我们非常期待5G技术,其具有快、稳、密的特点,从快稳的层面讲,数量流量非常密集、数据量大、时延小,可以帮助AI技术在平台上得到更好的应用。所以我们非常期待更好地AI技术,与更好的5G应用,帮助我们教育平台实现更好的教育效果。

梁静:松鼠AI当时创立最基本的原因,就是被动学习的困局,能改变的就是真正的因材施教。因材施教从孩子们的反馈,我们得到的非常重要的我用到这个产品系统之后,可以知道我哪儿不会,而且可以让我提高,他们最需要的如何超越自己的现状。

通过借助人工智能的方式,学生在学习中可以做到因材施教。这种教学方式对他本人来说,是可以感知到自信和成长的。在普通教学环境下,把20分的孩子提高到70分、90分,这是非常难的,但是因材施教是完全可以做到。

我们的底层技术架构用到贝叶斯算法、机器学习算法等,搭建了人工智能学习平台,再加上教研团队进行拆分,与人工智能进行绑定。

我们未来的计划是什么呢?虽然我们在做线上学习,我们系统也是基于在线,我们坚信孩子们还是需要社交能力,希望跟小伙伴在一起。所以对于我们来讲,70%对扩大全国校区布局,甚至到八线地区,线上保留在30%的份额,是以这样齐头并进。

刘佰明:现今资本寒冬,流量红利逐渐失去,但教育仍有许多机会,还将有更多的企业进入到这个赛道,各位嘉宾看到了哪些机会,请给后来者一些建议。

徐珉:我认为有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是下沉,三四线城市甚至再下沉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有非常巨大的潜力。

第二,To B。在现今增量减少的情况下,存量市场上的竞争,要求所有的公司都必须要提高效率。那么帮助现有教育企业提高效率的教育科技,也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

游贵平:教育行业的市场很大,但相比其他行业的营收来说,教育机构的规模往往较小,也很难出现垄断现象,所以潜在用户在、需求在、机会也在。

但教育这个行业还是很特殊的,教育企业的稳健发展极其重要,我认为从业者都需要耐心地打磨内功,必须永远重视内核,将运营和服务不断精细化,对孩子负责对家长负责,长期来看才是正道。

雷宇:互联网寒冬才是真是寒冬,教育需求一直在,机会一定在。建议教育机构提高效率、提高服务质量,开拓新市场。我们技术类公司就是帮助教育机构提高效率的。

梁静:简短的两个观点,第一教育跟医疗一样,是支撑国家富强强大的最重要的两个产业。第二个观点,互联网+时代已经过去了。为什么?它已经成为我们常态的基础,未来人工智能+教育的产业一定是无限大的。

刘佰明:谢谢各位,刚才各位谈到了教育下沉,教育要与科技的结合。那么通过在座的几位嘉宾上午的分享,我们读到了两种气,一种是志气,我觉得各种老总很有志气,谈到自己的时候是很有激情。第二,底气。我觉得通过前些年的努力建立了自己的护城河,拥有了自己的核心关键技术。

今天整个讨论的基本结论,我们已经非常清楚了,到现在为止,我们寻找教育的突破,一定是教育与科技要有机的结合起来,而且一定是深度结合。当下就是5G与AI,这一定是我们实现教育突破不二的选择。

最后,我想说的不管是资本寒冬还是资本秋冬,甚至北极还是南极,不管什么样,我们想做教育的企业一定会坚定地走下去,我们为什么做教育,我们现在在做回归,回归常识,回归本质,回归梦想,回归初心,为了当时创业的初心、使命,为了使命我们需要坚定地前行下去,我们相信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好!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