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监管部门力推5G共建共享,运营商合纵连横或有新动向_TOM商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监管部门力推5G共建共享,运营商合纵连横或有新动向

C114讯 1月9日消息(特约作者 杜建民)去年年底,三大运营商相继召开了2020年工作会议,明确了明年的工作重点,其中5G网络建设和发展是其中非常重要的内容。面对5G天量的建设资金需求,一方面运营商在克服各种困难努力推进5G建设,另外一方面监管层也在推动行业加强合作共建5G。

一、工信部明确深化共建共享作为2020年工作重点

12月23日,全国工业和信息化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会议对2020年重点工作进行了部署,要求抓好7个方面重点任务。其中“深化共建共享,力争2020年底实现全国所有地级市覆盖5G网络”,已经成为“提升治理能力,促进信息通信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举措。作为通信行业的监管部门工业和信息化部已经明确了共建共享的5G网络建设模式,并在2020年重点推进实施。

作为推进5G共建共享的具体举措,工信部网站信息显示,近日,该部依申请向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广电)颁发了4.9GHz频段5G试验频率使用许可,同意其在北京等16个城市部署5G网络。由于4.9GHz试验频率与中国移动频率一致,业内猜测,中国广电有可能与中国移动合建5G网络。

针对中国广电获颁4.9GHz频段5G试验频率使用许可一事,有通信行业分析人士从可行性和必要性上分析了中国广电与中国移动合建5G的可能性。在技术可行性上,现有滤波器和PA等设备能支持200MHz的带宽,频率相邻的两家运营商能共享同一套网络设备。在必要性上,4.9GHz频率更高,5G的连续覆盖需要更多的基站投资,当前广电没有充足的资本、技术和人才来独立组建5G网络,与中国移动合建5G网络是个务实选择。

二、国资委早已谋划推动行业加强合作避免重复建设

除了工信部的明确要求外,实际上早在2019年年中,国资委也对5G的合作建设提出了具体要求。来自国资委网站消息显示,2019年6月5日,国资委副主任赵爱明、任洪斌赴中国联通调研,参加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5G产业发展研讨会,深入了解三家运营商5G产业相关工作进展情况和下一步考虑。赵爱明、任洪斌听取了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主要负责同志关于5G产业发展情况的汇报,以及在5G网络建设、业务创新和市场渠道方面的合作进展和下一步工作思路。

赵爱明副主任强调,三家运营商要主动承担国家任务,进一步加强合作,避免5G重复投资,加强5G自主创新和标准工作,重视产业发展中的风险防范工作。任洪斌副主任充分肯定了三家运营商在5G产业发展方面取得的进展,要求相关企业加强合作,务实推进,不断提升服务质量,共同建设健康有序的5G发展环境。

作为落实国资委两位领导的上述要求的具体动作,就在2019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中国联通董事长率先抛出了将与中国电信开展5G合作,而且也不排除与中国移动开展相关合作,并且还进一步披露相关工作进行处于洽谈过程中。王晓初董事长还明确了与友商开展5G合作的两种具体模式:一个是与中国电信合作,共建共享,各自经营;另外一个是与中国移动进行漫游方式的合作。

三、中国移动或对选择5G共建共享合作伙伴慎之又慎

相对于中国联通与中国电信的从洽商到共同实施共建共享5G,再到近期的共同组建5G共建共享协调机构等各种有关5G的合作动作频频上演,中国移动保持了惯有的定力。无论是面对去年中国联通董事长率先抛出橄榄枝,还是遇到今年中国广电获颁4.9GHz频段5G试验频率,中国移动发布有关与同行开展共建共享的任何消息,至少我们尚未看到比较确切的传闻。

实际上,从5G发牌初期,中国移动就已经坚定了大力发展5G的决心。相对于友商的观望,在5G发牌后的第一个月内,中国移动就疯狂发出与5G有关的订单接近400亿元。除此之外,在2019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中国移动还宣布将5G建设资本开支从170亿元上调到240亿元,上调幅度高达41%。相对于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2019年5G全年度资本开支的80亿元和90亿元,中国移动可谓下了血本。

与大手笔花钱比较一致的就是5G基站开通数量。工业和信息化部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全国已经开通5G基站12.6万个。中国移动的数据显示,截至12月份已经建设开通5G基站超5万个,并在50个城市提供5G商用服务。如果从全国已经开通的12.6万座5G基站中,剔除中国联通与中国电信共建共享的5G基站数量,大概率中国移动的5G基站数量会超过50%。

对于网络能力,一直以来中国移动都有自己清晰而且清醒的认识,“网络质量是运营商的生命线”。相对于友商的左右摇摆和犹豫不定,在网络建设方面,中国移动一直都是坚决果断的。虽然李跃总裁已经于2019年9月底到龄退休离开中国移动,但是对于网络与产品和服务之间的关系,早已深深植入中国移动的骨髓“没有好的网络,就不可能有好的客户服务,当然也谈不上好的品牌,更谈不上好的应用。”

如果共建共享的结果仅仅是一方对另外一方的依附,那么除了可能的养虎为患之外,估计更多的将是弱势一方的主动丧失经营能力或者被吞并。对中国移动来说,除了慎重选择5G共建共享的合作伙伴之外,在尚未明确合作伙伴之前,最好的办法必然是独自狂奔。

四、中国广电会不会成为5G合纵连横的最大变量

对于资金、技术和经验都比较欠缺的中国广电而言,虽然拿到了5G牌照和实验频谱,以及手握700低频优势,但是要真正把5G建设好、运营好,并获取到预期应有的收益,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可以唾手可得问题。与谁合作,以及如何开展合作,绝对是中国广电当前既比较紧迫任务,又比较棘手难题。中国广电董事长赵景春的表态就是非常好的证明。在2019年11月的“世界5G大会”上,赵景春董事长透露称“中国广电坚决贯彻落实国家5G共建共享的部署,积极选择战略投资共享共建和技术业务合作等合作伙伴,建立广泛的朋友圈。”

另外就是2019年12月19日媒体的报道引起了行业内外的普遍关注。有媒体记者12月18日在广电系统获证实,中国广电和国家电网在5G方面的合作事项已基本确立,目前正有序推进,而且报道称最快年底,合作方案就会出炉。很显然,媒体报道的乐观预期并未出现,其中的原因我们尚未得知,毕竟无论是中国广电还是国家电网,即便有牌照、有资金,还是缺乏技术人才和运营经验的。如果没有三大运营商参与其中并作为领路人,这两者的合作预期效果或将远远低于实际结果。

跟谁合作,自己能够提供什么样的合作资源,这绝对是值得中国广电自己思考的现实情况,更是任何潜在合作对象不得不考虑的实际问题。监管层当然可以硬性拉郎配,而且这种可能性还比较大,任意指定三大运营商中任何一家与中国广电合作,但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这种硬性摊派能否达到预期,也值得关注。

通过媒体披露与国家电网的合作预期,通过申请获得4.9GHz实验频段,虽然有迹象显示中国广电+国家电网将与中国移动合作建设5G,虽然我们看到的只是保持沉默的中国移动,而且中国移动2020年工作会上也未涉及开展5G共建共享的工作安排。

那么中国广电将怎么办?实际上在2019年年中业绩发布会上的问答实录显示“问:中国移动和广电的合作进展如何?答:5G发展公司一贯秉承开放合作的态度。公司确实和广电有过接触和讨论,在寻求共建共享,合作共赢的模式,目前还没有可以披露的信息。”这或许是未来有关5G共建共享的最大悬念。

能不能成为有分量的共建共享合作伙伴,对中国广电来说,拿得到或者筹集到更多的资源才是最根本的问题。因为这既是能否找个好下家的基础,也是保障自己未来5G独立运营能力的前提。

伴随着5G终端和应用场景的逐步成熟,2020年将是头部国家争抢5G全球领先的重要年份,而且也将是更多的国家商用5G的开始,能不能确保我国的5G取得全球领先地位,这既是监管层的责任,也是运营商责任。我们更愿意看到更多的强强联合,或者能够实现强强联合的搭配,毕竟除了通信企业自身的独立之外,运营商作为国有企业的初心和角色才是更重要的。(杜建民为C114特约作者)

【以上内容转自“C114中国通信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C114中国通信网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