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谁才是AI掘金热的最后赢家?掘金者还是卖水人?_TOM商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谁才是AI掘金热的最后赢家?掘金者还是卖水人?

2018-05-12 13:39 品途商业评论   

 

编者按:如果把当前在全球范围内兴起的AI热和曾经风靡美国西部的掘金热做个对比,初创公司就像是簇拥而上的掘金者,科技巨头则更像是提供铲子和水的商人,究竟哪一方才是真正的赢家?哪个国家的金矿又最为丰富呢?

大热的AI

AI到底有多热?可以这么说,凡是一般人能想到的行业,AI几乎都涉足其中。谷歌、亚马逊、微软、IBM早在2016年的时候就纷纷进军AI行业,几家巨头投入的资金加起来超过200亿美元。一边要和同级别选手激烈竞争以确保不会被对方捷足先登,另一边还要小心提放初创公司,避免独角兽级别的公司出现和自己争夺话语权。巨头们在这场烧钱大战背后透露出的隐忧由此可见一斑。除美国外,中国在AI上面的投入也不可小觑,夹在中美之间的欧盟由于担心被两者甩在身后,最近也传出将AI领域的投资预算增加至220亿美元。

谁才是AI掘金热的最后赢家?掘金者还是卖水人?

AI到底有多火?无论是谷歌浏览器35亿的日搜索量,还是苹果10新加入的面部识别功能,AI的触角已经遍及人们日常生活的各个角落。医生用AI诊断病情,银行用AI评估客户的贷款风险,农民用AI预测今年的收成,商家用AI来定位和挽留顾客,生产商用AI改善质量管理,还有一些智库专门研究AI的物理、网络和政治风险。

AI和机器学习将变得愈发普及,最终会融入整个社会结构并扮演重要角色。不过就像掘金热一样,最后真正获利的到底是哪方呢?是卖铲子和水的人还是掘金者?

要想回答上面这个问题,我们就有必要了解下AI的整个产业链。目前,整个产业基本可以分为7个大类,分别是芯片制造商、平台和基础设施供应商、算法提供商、企业级解决方案提供商、行业垂直解决方案提供商、AI企业用户。下面我们就对这几个行业分别做一下分析。

AI芯片

算力价格在过去几年内已经有了很大程度的下降,不过市场需求的增速显然更快。AI和机器学习需要使用海量的数据集并进行数万亿次的矢量和矩阵计算,由此产生的算力需求是十分庞大的,而不断满足它们胃口的就是芯片。

谁才是AI掘金热的最后赢家?掘金者还是卖水人?

英伟达的股票价格在过去两年上涨了1500%,背后的主要推手就是他们的研发的图形处理器。这种微处理器过去常用来改善游戏画面质量和成像效果,是游戏行业必备的核心组件之一。随着机器学习的崛起,工业与学术界的数据科学家纷纷采用GPU用于机器学习以便在各种应用上实现开创性的改进,这些应用包括图像分类、视频分析、语音识别以及自然语言处理等等。而英伟达也正在由一家显卡供应商向人工智能服务器供应商转变。

谷歌最近刚刚发布第二代机器学习专用芯片Tensor处理单元(TPU),微软也正在加紧为自己的深度学习项目Brainwave打造专用芯片。与此同时,一些初创公司,比如刚刚募得1100万美元的Graphcore也准备投入进军芯片市场,一些老牌的芯片供应商,比如IBM、因特尔、高通和AMD也纷纷有所行动。就连脸书最近都传出计划成立一个技术团队来打造自己的AI芯片。中国在全球芯片市场也开始逐渐崭露头角,就在上周,寒武纪发布了第一款云智能AI芯片。

在巨头林立的芯片行业,要想在设计和生产芯片上保持全球领先位置,不仅要有雄厚的财力做支撑,还要有着世界一流的科技团队,其成本是十分高昂的。这就意味着,最后的赢家还是少数,谁能生产出质优价廉的产品谁才能成为行业老大,就像淘金热里提供便宜耐用的铲子和牛仔裤的人最后真正做到了发家致富。

基础设施和云平台

比起一次性买断自己所需要的电脑和软件产品,初创企业可能更愿意以短期租用的方式来开展自己的业务。亚马逊很早就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早在06年就推出了亚马逊网络服务(AWS),为全球上百家公司提供包括弹性计算、存储、数据库、应用程序在内的一整套云计算服务,帮助企业降低IT投入成本和维护成本。由于AI的发展十分迅速,对算力的需求与日俱增,很多公司为了降低成本纷纷求助于云平台,通过对方提供的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和PaaS(平台即服务)等服务租用硬件设备。

谁才是AI掘金热的最后赢家?掘金者还是卖水人?

一场关于云平台的大战在巨头之间打响。微软打造的Azure云平台可向用户提供混合式的公共及私人云服务,据称该平台拥有超过100万台电脑做支撑。在过去的几周内,微软方面多次对外宣称,必应搜索引擎的性能提升了近10倍,由此带来的结果是Brainwave硬件解决方案将进一步加速机器学习的发展。

谷歌也正在抓紧研发自己的云平台,来自中国的电商巨头阿里巴巴也已开始在该领域布局。亚马逊、微软、谷歌和IBM正在这一赛道加紧布局,而来自中国的选手们也同样不容忽视。

算法

谷歌是当今世界规模最大的AI公司,每年单是为AI研发编制的预算都可以比得上一个小国一整年的GDP。数十亿的用户基础也为其数据集的搜集提供了最好的资源,现在谷歌旗下的很多产业都离不开AI的帮助,像无人汽车、语音识别、智能推理、大范围搜索等都已和AI建立了紧密的联系。

谁才是AI掘金热的最后赢家?掘金者还是卖水人?

而为谷歌所有的AI产品赋能的机器学习软件及算法—— TensorFlow 现在已免费向公众开放。是的,你没有听错,确实是免费的!那么谷歌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谷歌大脑的负责人JeffDean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提到现在全世界大概有2000万个机构组织可以借助AI改善自己的业务,如果它们选择使用谷歌提供的免费AI软件,那么它们可能就会有很大的算力需求。而专为TensorFlow量身打造的谷歌云平台自然是不二选择。这也解释了为何全球AI巨头都在纷纷推出免费的AI算法,像亚马逊、微软和IBM等都已推出免费的AI软件服务。

众多巨头除了在机器学习算法领域打的难解难分之外,还将战火蔓延到了认知算法领域。像聊天助手、自然语言处理、语义学、视觉和增强型核心算法等都是他们角逐的焦点。Clarifai是一家图像识别系统公司,为其他公司提供近似图像检测和视觉搜索服务。在过去的三年中,这家初创公司已筹得近4000万美金。据估计,与视觉有关的算法和服务市场在2025年到来之前会成为一个市值达80亿美元的大蛋糕,很多初创公司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纷纷闯入该领域开始一番厮杀。

巨头们也并没有闲着。IBM就推出了一些认知产品和服务,客户只需将自己的企业软件和这些产品和服务的API接口加以连接,就可以创造出聊天机器人、视觉、语言、知识管理、移情等多种AI应用。认知型API到处可见。很多巨头和初创公司都将其放在了云端,以AIaaS(AI即服务)的形式对外开放,为用户提供了诸多便利。

就在前不久,微软CEOSatyaNadella对外宣称,目前共有100多万开发者使用他们的API、服务和工具打造AI应用,30万开发者使用他们的工具生产聊天机器人。很明显,初创公司的负责人如果听到了这样的言论也得倒吸一口冷气,考虑一下是否真的要和巨头碰个头破血流。

这一赛道的选手虽然很密集,但说到谁才是最后的赢家,答案很可能要偏向那些重量级选手。他们可以说是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资源有资源,和初创公司相比完全占尽了天时地利。小公司要想发展壮大,需要克服的困难简直太多了,比如充足的资金来源、出色的研究人员、一整套知识产权、发表过学术论文、深厚的行业知识,优质的数据集等等。

他们必须巧妙地在市场中与自己的对手周旋,要么事事先巨头公司一步,要么就改换别的研究方向。很多初创公司中途都会倒下,但那些成功扩大规模的公司将有可能成为世界级的大公司,当然不排除最后被巨头公司收购。即使有些初创公司并未找到一条真正可以通往商业化的道路,如果自身的研发团队十分优秀,最终也可以走被收购的路线。2014年的时候,一家被称为DeepMind的公司就因为开发出一款特殊的增强机器算法而被谷歌以4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

企业级别的解决方案

企业级别的解决方案一直都被Salesforce、IBM和SAP等行业巨头牢牢把持着,它们都无一例外地看到了AI颠覆行业的潜力,纷纷试图将其与自身的业务套餐加以整合。不过一些初创企业正在迎头赶上,它们往往会选择在大企业很少涉足的领域开始自己的创业,这样可以避免和大企业正面交锋。

谁才是AI掘金热的最后赢家?掘金者还是卖水人?

目前,在招聘领域的AI公司已经超过200家,其中大部分都是初创公司。网络安全公司DarkTrace和开发RPA的UiPath公司在AI上的资金预算突破了1亿美金。很多巨头公司希望自己的生态系统稳居行业领先地位,于是不惜重金投资那些它们比较看好的初创企业。像Salesforce就投资了DigitalGenius的客户管理方案以及Unbable的企业翻译服务项目。

很多工具提供商正试图简化在企业内部打造、部署和管理AI服务的任务难度。举个例子,机器学习就是一个十分难搞的事情,工作人员80%的时间都在用来数据整理,超参数的试验和调试也是一个很费时间的工作。Pettum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匹兹堡的工具提供商,目前已募集1000万美元资金,未来将帮助企业加快和优化机器学习模型的部署工作。

如果这些初创企业能够在短时间内证明自己可以提供满足企业现实需求的解决方案,那么它们就能有一个很好的未来。不过科技巨头并不会坐等它们壮大,比较热门的初创公司一旦对巨头们构成一定威胁,那么就很有可能面临被收购的命运。

垂直解决方案

目前已有很多初创公司在做垂直解决方案,像金融服务、农业、汽车、法律等行业都有他们的身影。他们的解决方案很多都很有价值,不过要想获得成功还必须满足以下条件:大型且私有的数据训练集;深谙行业知识,能迅速识别商机;人才储备丰富;有足够的资金支持业务的迅速增长。尤其是最后一点尤为重要,从很多初创公司的募资新闻就能看出来:ZestFinance最近募集了3000万美元用来改善自己的贷款决策机制,以保证为每个人提供的信贷都是公平和透明的。另一家信贷公司Affirm则募集了7000万美元。

谁才是AI掘金热的最后赢家?掘金者还是卖水人?

 

企业用户

尽管很多企业会选择从提供商那里购买AI解决方案,但为了确保自己在AI的创新热潮中始终居于领先地位,同时避免让竞争对手捷足先登。部分企业设立了专门用来投资AI初创公司的风投资本,搭建产业加速器,有些甚至自己设立初创公司,专门研究AI技术。

谁才是AI掘金热的最后赢家?掘金者还是卖水人?

企业无论大小,都可以借助AI来帮助自身改善业务。据Gartner估计,AI产业会在2022年之前达到39000亿美元的市值。AI能够派上用场的应用案例即使没有上千也有好几百,很多机构都将享受到AI带来的红利,比如改善用户体验、节约成本、降低产品价格、推动收入增长等。

国家

很多国家都加入了这场AI主权之争。

谁才是AI掘金热的最后赢家?掘金者还是卖水人?

中国进军AI领域的野心十分明显,国内有关技术人才和初创企业的投资每年都在成倍増长。由于国内对数据隐私的监管比较松懈,所以非常适合安全和面部识别等AI技术的发展,这对于国内很多进军AI领域的公司来讲都是一个好事。就在前不久,中国警方利用面部识别软件从50000多人的音乐会现场中发现了一名在逃的犯罪分子并成功将其抓获。SenseTime集团是一家面部及图像分析公司,最近刚刚募到6000万美元,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AI初创公司。

目前,中国的手机市场是美国的3倍,移动支付市场是美国的50倍,这对于发展AI技术是个很好的数据优势。而对于数据隐私监管比较严格的欧洲来讲可能就要面临很多不利条件,即使220亿美元的投资会让他们轻易获得很多资源。

 

责任编辑: 3858NCY

责任编辑: 3858NCY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