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宝贝格子收缩线下 母婴社区店是一道伪命题吗_TOM商业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宝贝格子收缩线下 母婴社区店是一道伪命题吗

2021-03-31 11:54 北京商报网   

 母婴电商的线下门店接连萎缩。北京商报记者从多方独家获悉,2017年大举布局线下的母婴跨境电商宝贝格子,如今加盟店已经缩减至近200家,远未达到“2019年超2000家门店”的目标。不仅如此,在综合电商与母婴实体零售的夹击中,宝贝格子社区店这一业态显得更为局促。在业内专家看来,拓展多元服务,进驻大型商场是母婴零售发展的通行之举,不过线下场景对于垂直电商来说,仍然充满难度。“母婴不再赚眼球,母婴垂直电商赛道已成过去式”成了行业里的统一呼声。

宝贝格子收缩线下 母婴社区店是一道伪命题吗

门可罗雀 线下流量遇瓶颈

在北京市场,宝贝格子的线下门店正面临客流瓶颈的尴尬处境。

在大众点评上,宝贝格子华创生活广场店被标记为歇业关闭。北京商报记者在走访时发现,该门店虽然目前还处于正常营业中,但由于华创生活广场商城内众多商户撤离,难免对宝贝格子的入店客流产生影响。

宝贝格子收缩线下 母婴社区店是一道伪命题吗

在华创生活广场商城内,宝贝格子门店同层楼中,数十家以上的门店已经空置。北京商报记者看到,部分儿童业态商户如丽家宝贝、欢乐星、儿童DIY烘焙魔法乐园早已离场,仅留下儿童乐园球球BABY门店。

据工作人员介绍,旁边的门店如丽家宝贝已经搬离了一年多,目前商城的关门时间为晚上8点半。北京商报记者观察发现,儿童乐园球球BABY门店在晚上7点左右已经关门。除了儿童业态,商场内如餐饮、美甲、服装、电影等业态也出现了大量空缺。

宝贝格子收缩线下 母婴社区店是一道伪命题吗

宝贝格子华创生活广场店本身正是以母婴类目为主,当没有周围同业态的“辅助”,孤军奋战有些孤单。该店售卖的品类包括儿童玩具、服饰、零食、奶粉和生活用品,门口摆放着少量电动设施和一架玩具桌。

宝贝格子的发展阻力可谓内外夹击。一方面是商场业态缺失对宝贝格子门店引流造成的影响,另一方面如宝贝格子直营的社区门店,正遭遇附近商场的冲击。位于青年路的两家宝贝格子门店处于门可罗雀的情形,20平米的店内无论是品牌丰富度还是库存深度都较为有限。而距离该店步行仅13分钟的朝阳大悦城,仅是儿童服饰门店就近数十家,还包括乐高、玩具反斗城等游戏业态。

入场门槛高 加盟店冷热不均

实际上,母婴电商在线下也经历过高光时刻。北京商报记者从一份宝贝格子的招商加盟手册中看到,2017年宝贝格子已经在北京、上海、深圳、天津等城市共开设超200家门店。2018年,其大力拓展低线城市,预计将在2019年超2000家门店。

为了加快开店步伐,据招商工作人员介绍,宝贝格子在2018年起将单店加盟转变为区域联营的模式,以区域代理的方式将区域门店形成合力,提高整体的盈利能力。

就加盟价格来看,册子提供的数据显示,单店加盟费为10万元,保证金为2万元,而品牌使用费为8000元/年。若是要成为区域代理商,则需缴纳共80万元的入场费。“目前加盟门店共有近200家。”上述工作人员表示。

不过,宝贝格子的加盟店数量为何在四年后的今天再次回到2017年的200家?2020年半年报中提及的整合共10084家门店包含了哪些类型?对于该疑问,截至发稿,宝贝格子相关负责人暂未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

从2020年的半年报中可以看到,宝贝格子的加盟服务收入为2214.7万元,同比下滑48.81%。公司归母净利润为1524.9万元,同比减少44.69%。

与此同时,不同业态的门店呈现出冷热不均的状况。尽管宝贝格子在北京市场颇为萧条,但一些如幼儿游泳业态的线下店客流量仍保持着较好的势头。据山西太原的宝贝格子门店的工作人员称,周末客流量较多,营业时间截止到晚上7点,因此建议最好在下午5点半前来游泳。据了解,除了游泳馆,宝贝格子线下业态也涉及大型游乐项目。

生存空间遭挤压 母婴新零售故事难讲

宝贝格子收缩线下 母婴社区店是一道伪命题吗

一位从业母婴实体零售的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做社区店的难处。他表示,看似母婴用品是刚需,客户群消费力度大,但母婴社区店更像是迎合伪需求。因为就母婴用品消费频次来说不如快消品,就品类丰富度而言又比不上电商和实体大店。“人们通常会趁着大促时囤打折的尿不湿、奶粉,母婴急需消费场景非常少。” 该零售的人士说。

北京商报记者在青年路的宝贝格子看到,例如一罐2段的珍纽倍羊奶粉,店内价格为328元;在电商平台旗舰店,用户使用优惠券后仅需花248元。“母婴商品如纸尿裤等的毛利率比较低,但像游泳、游乐场等业务能办会员,不仅毛利高,而且还能增强消费黏性。”上述人士说道。

在华创生活广场的宝贝格子加盟门店,除了售卖进口母婴商品外,还有一些国产商品。若是消费者办理会员,能享受单件商品9.5折优惠,但体系并未与宝贝格子平台会员打通,无法实现线上线下互相引流,该情况弱化了母婴电商新零售故事的说服力。不止是宝贝格子,北京商报记者此前调查时就发现,母婴电商蜜芽在北京的门店同样处于乐园游戏设施、办卡费用、会员体系等未统一的现状。

母婴行业还赚钱,却不再赚眼球。电商分析师李成东分析认为,曾经被资本看好的母婴垂直电商赛道如今已经成了过去式,在综合电商的围攻下并不容易破局,而要想从线下寻找突破,又要依靠专业的零售团队进行运作,也不是一件简单事。

时尚专家张培英则建议称,线下门店在产品结构上除了母婴商品,拓展服务类消费如育儿会所、亲子游戏课程等十分有必要,一方面毛利较高,又能增加用户黏性。另一方面,入驻大型商场,与其他儿童业态形成补充互相引流,也比社区店更能抗风险。

北京商报记者 赵述评 何倩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